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 第470章 聽話的大舅媽 試讀

2022-10-24 18:33 作者:粟寶蘇意深
  •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粟寶蘇意深」的火熱小說。講述了: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點擊閱讀《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全文

章節介紹

在線試讀

第470章 聽話的大舅媽

三個小孩追出洞口,費了好大勁才終於把姚欞月捉住。
然後又費了好大力氣才把她掰正,讓她躺着。
粟寶只覺得神奇「不能像剛剛那樣呼一聲立起來了嗎?」
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咒語?
毀了咒語後,大舅媽就不能呼一聲立起來了。
粟寶覺得有點遺憾,畢竟躺着直接呼起來,可沒人能做到。
這可是個十分厲害的技能呢!
正這麼想,姚欞月就呼一聲坐了起來。
粟寶愣了一下,旋即搖頭。
唉~果然技能沒啦!
剛剛能呼直,現在只能呼坐起來。
躺着呼一下坐起來,她也可以哇。
「走啦走啦!」粟寶揮手「我們先出去叭!」
姚欞月盯着粟寶揮舞的小手,似乎聽明白了。
出去……
要出去。
她又開始蹦了起來。
好傢夥,這回是屁股挪地,梆硬的倒退前行。
粟寶「……」
蘇何問「……」
蘇何聞「……」
眼看她身上的衣服都挪爛了,粟寶覺得沒眼看啦。
這出去了,屁屁還不得漏出來?
不過姚欞月不愧是活死人,感覺不到疼似的,愣是這樣挪到了出口。
她的腿被石子劃破,流了一點血,又很快不流了。
然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很快結痂……
蘇何聞盯着地上的血,他剛剛就注意到了,妹妹把那些盅蟲拔出來的時候,她的皮膚明明破了。
但很快就只剩下一片血跡,不再流血。
他以為是她瘦骨如柴,沒多少血能流,又或者是殭屍本來就沒血……
但現在才發現,竟是驚人的自愈能力!
粟寶蹲在洞口,說道「好啦大舅媽,可以站起來走了嗎?」
她真的好想直接把大舅媽扛回去呀!
可是大舅媽比她高太多,要是直接扛,臉和腳都會拖地的。
直接拖回去的話,到家了可能腳都磨得只剩骨頭。
然後兩個哥哥都不許,說姚詩悅和姚敬雲都還在外面,要是被他們看到了她一個小孩竟能扛起一個大人,肯定不好。
粟寶只能聽話,然後跟兩個哥哥一起又費了好大力氣,才終於讓大舅媽站起來了。
大舅媽站得直挺挺的,雖然已經不是殭屍了,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靈智沒有再回來。
然後走路依舊是一蹦一蹦的,好在沒有殭屍那種駭人的僵直了,看着比較像跳着跑。
出了山洞,她好像好了一點,又或許是適應了『交流方式』,所以十分聽話。
粟寶叫她走,她就走(跳)。
粟寶叫她拐彎,她就拐彎(直接擰動脖子,橫着跳)。
粟寶叫她停,她一個急剎車,直挺挺的站在原地。
風一吹,遠遠看去跟具屍體似的,要是不小心被人看到,絕對能把人嚇得屁滾尿流。
「大舅媽太瘦了,回去一定要吃飽飽。」粟寶說道「這一點將軍有經驗,對吧!」
「外婆都能把將軍喂胖胖,一定也能把大舅媽喂胖胖,對不對?」粟寶看向將軍。
將軍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畫面,原來還吐着舌頭,立刻收了回去。
蘇何問和蘇何聞在前面帶路,粟寶跟在大舅媽後面,一邊小聲的問師父父大舅媽的靈智還能不能找回來。
結果一抬頭就看到光着屁屁的大舅媽……
「呃……」
看叭,就說了不能坐在地上挪着走。
這時候,蘇何聞不動聲色的將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默默的遞給粟寶。
他沒有回頭,小臉依舊是很冷淡的樣子。
粟寶心底一暖,說道「謝謝大哥哥!」
然後拿着衣服,笨拙的綁在大舅媽腰間,遮住了她風吹屁屁涼的局面。
「對了,那兩個壞人還沒走吧?」粟寶問道。
蘇何問答「沒走。」
只是……
昏暗的樹林里,嫁衣女鬼掐着姚敬雲的脖子,十分激動的說道「七筒!剛剛奴家就說了出七筒!官人笨死了!」
一邊說笨死的,一邊狠狠的削了他腦袋。
姚敬雲的頭髮不知道什麼時候禿了。
是真的禿了,隱約的月色下,中間禿四周還有頭髮的腦殼十分亮眼。
姚詩悅也沒好到哪裡去。
花心鬼倚在一邊,不耐煩的踹了她一下「快點!這局你要是贏不了,老娘就開始拔你門牙!」
在粟寶影響下,現在門牙可熱門了。
鬼鬼們張嘴閉嘴都是拔門牙,或許要好久這個梗才能過去了。
姚詩悅嚇得趕緊出牌……
姚詩悅和姚敬雲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他們會在荒郊野嶺,手裡拿着白骨,跟一群鬼打麻將!
一個輸肯定就有一個贏,一個贏就有一個輸……不管是誰輸,頭髮都會被鬼薅一把。
這些惡鬼,賭的竟然是誰的腦袋先光!
倒霉鬼興奮的看着姚詩悅「肯定是她先禿,這回肯定是我贏了!」
懦弱鬼柔柔的笑了笑「你打賭什麼時候贏過?」
倒霉鬼「……」
糊塗鬼「不知道粟寶他們什麼時候出來……天都快亮了,哎,不知道他們的頭髮能不能堅持住。」
花心鬼慵懶的手撐着腦袋「怕什麼?頭髮薅完了,就開始拔門牙,賭誰的牙齒先拔光!反正有他們倆在,這個晚上肯定不會無趣。」
懦弱鬼搖頭「太殘忍了……我建議先從大牙開始……」
寶貝說了,對壞人是不需要禮貌的。
他們都沒弄死姚詩悅和姚敬雲呢……作為惡鬼,他們覺得他們實在是太善良了。
姚詩悅哭喪着臉,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期待蘇何問他們趕緊出現。
姚敬雲也十分窩火,等他們姚家的小家主出來了,他一定要讓這群鬼付出代價!
簡直……欺人太甚!
他從未如此憋屈過,感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姚詩悅如坐針氈——這不是個成語,是字面意思。
倒霉鬼不知道去哪裡找了幾條荊棘,讓她坐在上面。
姚詩悅的屁股今天遭遇前所未有的慘絕人寰的凄慘。
這時候姚詩悅高興道「碰!糊了,我糊了!!」
倒霉鬼惱火的看着她,一巴掌拍過去「我看你是真的要糊了。」
姚詩悅抱頭,嗚嗚,輸也挨打贏了也挨打!
嫁衣女鬼哈哈笑了一聲,一抬手就薅掉了姚敬雲一把頭髮。
「他快禿完了哦,奴家要贏了。」她興奮道。
姚敬雲要吐血了。
風一吹,他頭頂好涼。
這群該死的……
突然他眼神一亮,看到蘇何問出來了!
很好,這些惡鬼死期到了!
欺主的玩意,即便很厲害也不該留着了!
等會他要看他們跪下求放過卻依舊被滅殺的慘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