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朱允熥小說
朱允熥小說

朱允熥小說回到明朝斗朱棣

標籤: 朱允熥 朱允熥小說 藍玉 都市
小說《朱允熥小說》,相信已經有無數讀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別是朱允熥藍玉,文章原創作者為「回到明朝斗朱棣」,故事無廣告版講述了:前世的張浩,這一世的朱允熥,在三十九歲的年紀,抑鬱而死。他的後代,甚至被朱棣逐出了朱家的宗廟。他既然重生,就不允許這樣的慘劇,在他的身上發生。「我要那個皇位,我要開創一個不一樣的大明帝國!」大明,大明,多少人心中永遠的痛!痛它的風華絕代,痛它的舉世無雙,痛它的江山如畫,痛它的歌舞昇平...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1:4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南書房朕已讓人裝點好了,明日起諸位愛卿即可進駐!」朱允熥的聲音淡如水,語調平緩,「但請諸位愛卿謹記,進了南書房,既是一種榮譽,也是一種責任。朕有一句話,與君共勉,不要因為榮譽忘記責任,更不能身居高位,而忘貧賤之民!」
「臣等謹遵聖訓!」群臣同時起身答道。
至此,這場御前會議要表達的東西,朱允熥都表達到了。聽到臣子們高亢的聲音,他心中也是豪氣頓生。
李景隆猜得沒錯,軍務改革和吏治兩樣首當其衝。改革軍務是為了武運長隆,而吏治則關乎天下民心還有即將到來的全面新政。
這兩樣之中,最難的是在軍務改革。
之所以讓徐輝祖這個軍方的頭面人物進入南書房,其實是在傳遞一個信息。
整頓軍務不等於抑制武人,反而是為了更好的運轉大明的虎狼之師。
自宋以來,華夏變得漸漸不尚武,其實原因很複雜。
最主要就是皇帝和文官們,把唐時的藩鎮之亂,五代十國時的連年戰爭引以為戒。他們怕了,所以才削弱武人。
所以才有一種怪現象,五代十國時北方各豪強,隨便一支武裝力量就能打得契丹人灰頭土臉。而到了大宋,舉國權力之力也只能和契丹結盟,更擋不住白山黑水的女真人。
岳飛的悲劇,其實就是這種削弱武人的思維模式,淋漓盡致的體現。
朱允熥從沒想過削弱武人,甚至想着良家子以為國征戰為榮。
當初私下裡和張紞等人議定這種以錢莊發放軍餉方式的時候,不是沒人反對,如此養兵聞所未聞糧餉之豐遠超歷代,長此以往國庫豈不是多了大包袱?
可不這麼做,發財的是武將文官,普通士卒連軍餉都拿不到,談什麼以為國征戰為榮呢?
同時這種模式之下,也可以淘汰打不仗的沒用的軍隊。大明朝軍戶一政,絕對是弊政,父子兄弟世世代代當兵,到最後都變成武將的佃戶。
若有戰事還是指望不上,而朝廷有大把錢花着,仔細算算這賬,划算嗎?
第一步先用錢莊隔絕軍中的吃空餉喝兵血,繼而改革軍戶制度,裁撤無用之人。然後,再把每年的軍費預算開支明細弄出來,一套透明的軍務系統,更能保證大明之兵的戰鬥力。
而有了這種種的壓力,在軍費這個巨大的包袱面前,開海通商重商,開礦修路乃至擴張,一切能給帝國提供真金白銀,卻一直被壓抑的東西蓬勃發展起來,就是水到渠成的事。
甚至,民間也會因為這種轉變,而從傳統的小農經濟中解脫出來。
任何時代的進步,都是因為有需求。有了需求就會尋求突破,有了突破才會強盛。那時的大明才真是百花齊放,海納百川,才是真正的由內而外的改變。
心中不可抑制的想到這些,若不是眼前身邊都是人,朱允熥真想大喊兩聲。
「諸愛卿還有事?」朱允熥笑笑,「若沒事,天也不早了,宮裡沒預備那麼多飯!」
皇帝心情大好,難得的跟臣子們說起了笑話。
諸臣起身剛要行禮告退時,朱允熥忽然發現駙馬胡觀又是那副吭哧癟肚,欲言又止的模樣。
「駙馬有話說?」朱允熥問道。
「臣也沒什麼大事。」胡觀起身,有些局促的說道。
「朕這會也沒什麼大事,你說來聽聽!」朱允熥打趣道。
「臣如今奉旨管理光祿寺!」胡觀在眾人好奇的眼神下,一字一句的開口。
他說話的節奏很怪,就是把要說的話先在腦子裡過了一遍,但依舊說得很不流暢。
「臣看了皇上讓清算司,算的今年宮中的開支表!」胡觀繼續說道,「有些不對!」
「哪兒不對?」朱允熥問道。
「往年的開支表臣也看過,每年宮中的花費摺合成銀子都在二十萬上下,有時候還多些。」胡觀好似咬着後槽牙說話一般,「可今年的開支表,臣看了好幾遍,算出來的都只有七萬上下!」
頓時,戶部張紞等臣子對視一眼,若有所思。
「這麼大個紫禁城,這麼多人,還涉及到皇家的臉面,臣是怕這七萬」
「怕朕不夠花是吧?」朱允熥笑道。
「是!」胡觀腦門出了一層細細的冷汗,「臣管着光祿寺呢,宮裡有幾處宮殿等待修葺這就是大頭,七萬多銀錢刨除這些,那造辦局還有江南製造局就捉襟見肘,宮裡頭器皿和衣料恐怕就跟不上。再有逢年過節皇上要賞人,還有番邦進貢回禮,還有」說著,胡觀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臣斗膽,能不能漲漲,就算是居家過日子在銀錢上都要準備的富餘,萬一有個事兒五的!」
這話,讓眾臣聽得有些面面相覷,因胡觀實在是詞不達意。
而朱允熥則是懂了,心中也不免感嘆,「真是個實誠的獃子!也是個得罪人的獃子。」
每年光祿寺在年初都要算出皇家一年的開始,老爺子大概是古往今來為數不多真節儉的皇帝,所以嚴格控制宮廷開支,但就算這樣每年也有二十萬左右的花費。
而朱允熥已下旨免除御膳房的採買權,免除尚衣監的採買權,也免除了許多皇家專供,花粉珠寶,綢緞裘皮,金銀飾品等等。免除各種採買權之後,就等於宮中所有的東西都要從市面上平價買。
這麼一來,中間商沒了,上下其手的人沒了,宮中的開銷直接斷崖式下跌。
胡觀說這些話,是擔心皇帝的錢不夠用,怕宮裡各種物資供應不上,但就算他經過了大腦,還是把窗戶紙捅破了。
以前宮裡花銷多,是因為有貓膩。
最傻的是他直接說了這七萬銀錢雖不夠花,但也不是不能湊合。他是光祿寺卿,覺得少完全可以跟皇帝列出來需要花錢的地方。
可他不,他覺得不夠花,可他偏偏不做,而是把難處告訴皇帝。
這樣做的壞處是你把皇帝將住了,若皇帝答應那來年的宮廷預算更沒有餘地。皇帝不答應要漲預算,那漲多少合適?那不是讓皇帝打自己的臉嗎?
聰明人都會私下跟皇帝說,要不折中一下,十萬十五萬?
「過幾日宮中要裁撤一些太監,還有年老的宮人。朕和皇爺爺的嬪妃也不多,所以朕想這七萬銀錢也就夠了!」朱允熥笑道,「不過不干你的事,你大可放心!」
他不是聖人,但他知道想要打造一個真正的昇平世界,皇帝就要做天下的表率,要懂得控制自己的**。
「皇上!」胡觀沒說話,李景隆痛心疾首道,「這如何使得?七萬銀錢夠您怎麼能這麼委屈您啊!咱們大明泱泱天朝,皇家就是大明的臉面,您這麼勤儉,讓臣等心疼啊!」
「國家用錢的地方以後多着呢!」朱允熥笑道,「七萬已經不少了,皇爺爺常說我們爺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整日大魚大肉,況且各地也總有貢品,根本不缺什麼。」說著,頓了頓,「過日子嘛,由儉入奢易,但反過來由奢入儉難呀!開源節流,除了開源也要知道節流!」
「不成不成!」李景隆搖頭道,「這絕對不成!皇上,您是天子富有四海」
「富有四海不等於可以亂造!」朱允熥制止他,「此事朕意已決無需多言!」
宮廷開支七萬兩確實是歷代少有,紫禁城裡這麼多人吃喝拉都是錢。可這個數字不是拍腦門決定的,而是朱允熥經過深思熟路之後的。
歷史上康麻子在位時,三藩作亂的時候,每年的宮廷開支就是這個數。在三藩作亂之前,大清的宮廷開支差不多每年六十萬兩。
而反觀大明呢,除了洪武朝之外每年都是高居不下觸目驚心,甚至最高的時候,每年高達兩百萬兩白銀。
順治時期紫禁城裡還有萬曆年間的太監,每年光是脂粉銀子就四十萬,衣食供應上百萬。
要知道滿清宮廷開支最高的時間,乾隆的後期也不過是兩百多萬。
萬曆朝張居正在位時,大明財政最寬裕存銀一千三百萬,所以才有錢幫着高麗打倭寇。
可乾隆那時呢?這個國庫存銀的數字只多不少吧?
減少宮廷的開支,把錢花在刀刃上。
這正應了朱允熥方才說過的話,不能因為身居高位就忘了自己的責任,更不能看不見人間的艱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