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標籤: 玄幻 秦始皇 趙浪 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
網文大咖「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趙浪秦始皇小說免費閱讀》,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玄幻,趙浪秦始皇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么話?」「大秦滅六國,一統天下,是大勢所趨!千古功績!」「雖然秦法嚴苛,但亂世需用重典,也無可厚非。」「至於始皇帝,那更是千古一帝!怎麼能說是暴君呢?」聽到趙浪的話,中年人渾身一震,眼睛更是睜的溜圓,喃喃自語道,「千古一帝!你認為朕是千古一帝!」趙浪沒有聽清自己便宜老爹後面的話,點點頭接著說到,「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7: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近一個月之後,大秦驪山皇陵,
最初規劃驪山皇陵的時候,等帝皇下葬之後,有專門的守衛軍隊戒備,防止有人蓄意破壞,或者是盜取之類的。
但如今的驪山皇陵,,雖然還是有軍隊守衛,但卻是行人如織,
無數人帶着食物,鮮花,衣服等等來到了這裡,
然後放在一座高聳的,刻滿了名字的紀念碑下方,
還會輕聲的和自己要來看的人說一些話,
「三娃子,你弟弟已經用功勞,換了五十六畝七分地了,雖然只有三畝地是在關中的,,其他的都在偏遠一些的地方,但咱們家也算是有着落了,只是苦了你了,我給你帶了些,馬鈴薯糕,你多嘗一嘗。」
「阿牛,這應該是阿爹,最後一次來看你了,阿爹老了走不動了,但是你放心,你在戰場上走的,官府會派人照顧我…」
「狗剩,阿姐來看你了,是想告訴你今年阿姐我嫁人了,和你一樣,也是軍中的大丈夫,姐姐給你做了一身新衣裳,你自己試一試。」
紀念碑周圍,滿是這樣說著話的百姓們,說完了,心中的思念之後,便會放下自己帶來的東西,然後離開把位置讓給其他人。
不一會兒,紀念碑周圍便堆滿了東西,當然很快便有負責看守的人員將這些東西全部收走,食物一般都是糕點等等,會擺到其他的地方去供人自由選取食用,
衣物會被送到孤兒院,能穿的直接穿,不能穿的會被裁剪之後重新製作,
鮮花等等,便會放在一旁,用做裝飾。
這也是百姓們同意的,送過來是表明自己的心意,被再次利用也是讓他們的善心變成善舉。
百姓們離開了這裡之後,隨後便會到達驪山皇陵的一處廣場,這裡有着一座極為巨大的雕像,歷經10年才完成,
而在巨大雕像的後方,是一座座威武的陶俑,
顯得氣勢磅礴,猶如帝皇親征!
此時一名老漢明顯是第一次來,看到這一幕,都不油的微微張大嘴巴,
隨後,顫顫巍巍的想要行跪拜大禮,
「見過大秦始皇帝。」
此時,一雙有力的手扶住了對方,同時一陣聲音傳來,
「身體要緊,不必拘泥於這些禮節,陛下他會明白的。」
老漢轉過頭就看到,一名極為俊朗的壯年,
面帶笑容的看着他,那笑容極為溫暖,讓他剛剛被震撼的神智,慢慢的回復了過來,
於是也對對方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老漢多謝貴人,但這是老漢的心意。」
跪拜對方,是他心甘情願的。
於是在對方的攙扶下慢慢的,行完了大禮。
隨後和這一名極為俊朗的壯年,行禮告別,
從對方的穿着上,還有身後的那些隨從,老漢看得出來,對方非富即貴,
但他並不想要和對方多加牽扯,也不想什麼機會,他只想踏踏實實的過完這一輩子,如今大秦給他的,他已經很滿足了。
等老漢離開了之後,極為俊朗的壯年,
神情感慨的看着面前的雕像,低聲說道,
「爹,你如果能看到這一幕,應該也會滿足吧。」
壯年人自然就是趙浪,現在驪山皇陵不再是一座死氣沉沉,戒備森嚴的帝皇陵墓。
而是一座供整個大秦百姓,過來紀念瞻仰的聖地!
他相信,如果老爹能夠看到這一幕,一定也會開心。
這時候,一旁的奴帶着幾分諂媚說道,
「主人,您看如今百姓眾多,要不要再增派一些軍隊,保護驪山皇陵,也顯得皇家氣派。」
趙浪看了對方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增派軍隊,那是要防備什麼?防備這些百姓?你知不知道,他們才是真正能夠保護皇陵的力量!」
現在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都有百姓在這裡,所以無論是誰,想要做不利的事情,先要經過百姓們無處不在的眼睛,
然後還要面對大秦的護衛。
他不覺得,有這麼不長眼的人。
聽到這話,奴很快輕輕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然後說到,
「還是,主人有遠見,奴目光短淺。」
他向來是有些看不起這些普通百姓的,但自家主人不管說什麼都是對的。
趙浪也沒有和對方多計較,反正對方的性子他看的一清二楚,
一條惡犬而已,他能壓得住,
不然如果用君子的標準去選拔人才,他將面臨無人可用的局面。
看着老爹的雕像,他現在也慢慢的明白了,當初老爹聽到自己,說趙叔和李叔有可能對大秦不利之後,卻沒有除掉兩人,
那是因為老爹有絕對的信心,只要他還在,這兩個人就不可能對大秦造成傷害,只能夠為他貢獻力量。
這就是絕對的信心!
而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哪怕在上輩子,也是老爹走了之後,這些人才開始興風作浪。
就在這時候,奴繼續諂媚的說到,
「主人,您如此喜歡始皇帝陛下的雕像,到時候不如也把1座您的雕像放在旁邊?」
為帝皇提前準備陵墓,雕像等等,並不是一件忌諱的事情。
就好像大秦始皇帝自己還活着的時候,就開始大興土木,修建驪山皇陵了。
聽到這話,趙浪卻只是淡淡地笑了一聲說道,
「朕走了之後,便一把火燒成灰,墊在將士們紀念碑的最下方就是。」
「這是朕欠他們的。」
無論他有多少種理由,讓將士們戰死在沙場之上。
但他的的確確欠着這些人。
但奴卻瞬間愣住了,哪有皇帝這麼糟踐自己的,正想要勸說,
這時候一名是從急匆匆的走了過來,稟告到,
「陛下,大漢急信!」
聽到這話,趙浪不由微挑微了一下眉頭,很快接過了信件,
說是急信,但他知道,以如今雙方的距離,早已經過去了20多天。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如今大秦的疆域太過於廣闊了。
很快趙浪便看完了信件,臉上卻露出了一個笑容,帶着幾分感慨說道,
「我那一位兄弟,倒是好手段。」
不得不說,對方死後的這些安排,的確為大漢選出了一個不擇手段,心思機敏,的王者。
他甚至也極為同意,那劉恆在朝堂上說過的話,
君子,當不了王者。
隨手將信件遞給了一旁的奴,
奴匆匆的看了幾眼之後,頓時有些大驚失色的說道,
「主人!那劉恆簡直是不知好歹!居然敢動您的人!」
在他這裡,雙方自然要分一個遠近親疏的,劉盈,雖然也是劉邦的兒子,但自小在自家主人身邊接受教導,還以師兄弟相稱,妥妥的自己人。
當初主人讓劉盈去大漢的時候,他也琢磨着,估計是想要用代替的辦法,
畢竟匈奴三王子的例子就擺在那裡。
而且之前,他們的人回報的消息,依照劉盈所取得的功勞,有很大的可能贏下這一場漢王之爭,
那麼以雙方的關係,大秦統一大漢,那也只是時間問題。
可現在,那劉恆居然用這樣的手段,強行的佔據了王位,
這怎麼能接受?
趙浪這時候卻還是滿臉笑容的說道,
「這也不是一件壞事。」
奴頓時直接愣住了,自己人都被趕出去了,這怎麼還不是壞事?
趙浪淡淡的說道,
「從現在開始,我那一位師弟才算是真正的自己人。」
「而且,如今的他,才有資格稱得上一個真正的王者。」
他和劉盈相處了這麼久,早已經摸清楚了對方的性情,
才能方面,說不上是最最頂尖,但也絕對是中等往上,
軍略,治理都極為不錯,
但唯一的缺點就是,對方可以說是一個真正的良善的人,一個真正的君子!
面對事情向來是不爭不搶,恭謙友愛,這樣的人可以當一處地方的父母官,絕對受人愛戴,
但作為王者,還欠缺的很。
最簡單的事情,這一次對方回大漢都城,居然都沒有帶一隻大軍回去,哪怕駐紮在城外,也能夠讓這些人有所顧忌,
結果,卻被劉恆用十幾個死士,就拿下了整個朝堂。
當然這麼做也有好處,如今劉盈往南邊去了,他的嫡系全部在那邊,接手南方將沒有絲毫的阻礙。
最最重要的是,這一次是劉盈主動選擇去南邊的,
心性這一方面補上之後,劉盈也將是一個合格的王者。
大漢分為南北兩方之後,其中可操作的空間,就不用多說了。
一旁的奴看着自家主人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還是有些迷糊,
打定主意,回去要多,請教請教自己那一位,快老死的老師。
但這時候很快說到,
「主人,那接下來該如何處置?」
趙浪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隨後回到,
「發出通文,就說,朕身為漢王的兄弟,看到他的兒子們相互爭鬥,而且王子劉恆居然做出了弒母的行為,實在是讓人痛心疾首。」
「既然兩個王子都如此糾結於王位,那朕便替我那兄弟做主了,從此,大漢分南北兩王,互不干涉!」
聽到這話,一旁的奴眼睛也亮了起來,他已經慢慢開始明白自家主人的打算了,不由得讚歎道,
「主人,您的智慧比天上的雲彩還要高!」
自家主人似乎不太喜歡他之前用過的山海之贊,他當然要換一個。
果然,這一次他看到自家主人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於是接着問道,
「那主人,接下來該怎麼安排?」
「情報上說,那王女魯元似乎也和劉恆鬧翻了,需不需要用一些手段。」
照他看來,直接讓大漢分成了南北之後,自然有許多事情可以做。
別的不說,對付高句麗的手段,也不是不可以再用一次。
但這時候,他卻看到自家主人搖了搖頭說道,
「什麼都不用安排,現在只要等待,種下去的種子,發芽,生長,開花結果。」
趙浪並不覺得有必要用魯元,去做後備的手段,對方畢竟不是在自己身邊長大的,難以控制,劉盈就已經足夠了。
他的這十幾年,其實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種下種子。
大秦的工業的種子已經種下,蒸汽機的出現,只是時間問題。
農業的種子已經開始發芽,馬鈴薯的普及,還有先進技術,成熟的種植方法,大秦現在,幾乎沒有餓死的人。
文化的種子,也被他散播了出去,按照情報,正在整個天下慢慢的生根發芽,想要看到開花結果,還需要更長的時間。
其他方面也打好了根基。
等所有的種子全面爆發出來的時候,那才是大秦最輝煌的時候!也是華夏最輝煌的時候!
可惜的是,哪怕他從狗系統那邊知道自己有100年的壽命,
卻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那一天。
但他也已經沒有遺憾了!
想到這裡,趙浪微微閉上了眼睛,他似乎體會到了老爹當初離開時候的心情,
當然,要是老爹最近別總是,在夢裡催他,趕緊上去就好了,有這麼坑兒子的嗎?
趙浪微微搖了搖頭,不再想這些亂七八糟的,只是他總覺得似乎忽略了什麼,卻又想不起來,
很快不再糾結,直接帶着人轉身離開。
與此同時,一隊隊的信使將他剛剛發佈的命令傳達下去。
幾天後,漢王的封地,沛縣,漢王府邸,
早已經顯出老邁神色的盧綰,神色複雜的看着面前的一封信件,
隨後看着自己大哥劉邦埋葬的方向,喃喃自語說到,
「大哥,你的計劃已經實現了,如今大漢,有了兩個王者。」
「無論誰輸誰贏,無論你的那一位兄弟有何安排,你的血脈都會流傳下去。」
這才是他大哥劉邦真正的計劃,哪怕劉盈偏向於大秦,
但對方傳承着華夏的傳統,流淌的是他劉邦的血液,
這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無論如何,他的大哥早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很快,夜色降臨,盧綰的話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但在夜深之後,他的屋頂上便傳來了一絲響動,不多時一到身影朝着咸陽的方向而去。
幾天後,盧綰的話便擺在了趙浪的面前,
趙浪也不由得苦笑了一聲,
「我這兄弟還真是不得了。」
他一時間也分不清到底是誰輸誰贏了。
就在這時候,奴卻神色古怪的匆匆走了進來,稟告道,
「陛下,韓王韓成,齊王田都在咸陽城外求見。」
聽到這話,趙浪罕見的露出了一絲迷茫的神色問道,
「誰求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