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楚執

標籤: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 景存 玄幻 賀錦弦
《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這部小說的主角是景存賀錦弦,《我捅了反派一刀[快穿]》故事整的經典蕩氣迴腸,屬於玄幻小說下面是章節試讀。主要講的是:止是鄧明遠,其他人也同樣想不通。永寧公主跟關寧除了紙已退婚約,再無交集,完全沒有必要如此。這就是她出現的目的?關寧也是微微怔,旋即愕然。這未婚妻貌似不錯,沒有嘲諷,沒有看不起,還出面解圍,這不按套路出牌啊!剛才關寧本來想說的是他拼不了爹,還能拼老婆,不管是啞巴公主,還是瞎子公主,都是公主,他還是這大...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9 21: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朱溫帶着人離開了。
他給姬川留下了五萬兵力,自己帶着餘下的不到三萬護邊軍前往北林行省。
隊伍綿長,朱溫的龍駕在正中被拱衛着。
先前在跟姬川言談時還很正常,而現在的他已經半躺着,氣虛體弱,衣襟都帶着點點血跡。
「陛下!」
隨身侍奉的老太監夏言心急如焚。
「去北林行省路途並不算近,又有顛簸,您應該留在安城救治休養啊!」
夏言很清楚。
陛下龍體早有隱疾,按正常休養應該是能堅持個三年五載。
而今隨軍出征身疲體乏,又因戰事不順多受打擊,這也是主要原因。
陛下雖然沒說,但他知道。
陛下是擔心自己再不走就走不了。
梁帝豈能駕崩於他國?
「夏言,你說朕是不是老了……」
朱溫聲音很低。
「朕出征之時,躊躇滿志,意要擊敗元武攻佔大寧,然後數次遇挫,之後更是優柔寡斷,患得患失,若是在得到西域大軍進攻大寧的情報時,朕能果斷決斷,迅猛進攻,或許情勢不同……」
朱溫無法釋懷,此次錯失良機,當為最大憾事。
失良機,則失勝算。
「陛下是為了聯軍,又怎麼能想到大寧竟能抵禦西域大軍,竟能把影響降到最低。」
夏言不止是太監。
他還是謀臣!
「本是一場死局,卻被元武盤活,現在他發起迅猛攻擊,是想要在南境取得戰果,進而能有餘力支援西北!」
朱溫聲音略沉。
「這也說明朕的判斷沒錯,只是不知何故,也不知元武從何處借了外力竟能夠抵擋西域大軍,但這個時間必然不會太長……從此次反攻就能得出。」
聽到此。
夏言開口道「那陛下的意思是當前應採用防守之策,保存兵力堅持固守,直到大寧難以撐的住?」
「對。」
「可用之前關寧對付我們的策略。」
「可是……您剛才為什麼沒跟魏君說明?」
「魏君不會再聽了。」
朱溫語氣虛弱。
「而且聯軍也要撐不住了,魏國國內動蕩,可能大寧還能撐住,我們就已經撐不住了……」
夏言沉默不言。
他一直在朱溫身邊,耳濡目染也知道這些情況。
「太子應該提前有準備,我梁軍應該不會有太大的重創,這一次太子是對的。」
朱溫低語,其面色更差。
「朕怕是難以看到勝利的那天了……」
「陛下龍體康健,壽與天齊,怎能看到不勝利?」
夏言悲痛欲絕。
以前陛下只是存有病態,而今他卻似覺得在面孔處有死氣繚繞。
本就身體有恙,自開戰以來心有誤鬱結,接連承受打擊,從未有一天舒暢,這才是主要原因。
陛下說看不到勝利,是已經不抱希望,而是心死了。
勝利才是他堅持到現在的主要原因。
這個前景沒了,也就真正的放棄了……
「陛下,聯軍還有近百萬大軍,怎麼會失敗?」
他忍不住勸慰。
「士氣沒了,有再多的軍隊都沒用……」
「陛下,要不……回京吧?」
夏言終於還是說了出來。
以陛下的這種狀況回京最為合適。
萬一有所不策該怎麼辦?
「聽旨!」
夏言趕緊跪了下來。
「若朕真的歸天,龍衛效忠於楨兒!」
「陛下?」
「您……可要想好了。」
他語氣帶着驚意。
龍衛是陛下在位時從軍隊遺孤挑出又在宗人府經密訓組建而成。
在其成年後,他們又隱藏身份參軍作戰,經過歷練又被召回。
他們有強大的實力,也是最忠誠於皇帝的衛隊。
唯有皇位繼承者,才能接掌龍衛。
「陛下,您是……」
「朕本想現在就重立太子,只是不能這樣做,太子羽翼豐滿,也絕不會順從……」
朱溫苦笑道「太子的權力是朕給的,想要收回卻收不回了……可真是諷刺。」
「朕想不到能有什麼辦法讓朱楨安穩即位,只能這樣安排,有什麼造化就看他自己……更何況戰爭還要繼續進行。」
夏言明白了。
這就是陛下先前給魏君的承諾的原因。
太子還是太子,自然不會有爭執。
陛下已經不考慮這些了。
他已經心力交瘁。
「朕……累了。」
朱溫言罷,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後事已經交代了,只有一句話,他要前往北林行省,只是怕死在別國,僅此而已……
就在朱溫前往北林行省之時。
姬川也帶着大軍攻向平城!
既然大寧已雷霆之擊反攻,他也會以雷霆之擊進攻。
目標,平城。
姬川神色肅穆。
他要跟元武帝來一場真正的對決!
原本他有三十萬大軍。
可之前外派的兵力大部分慘死,只有少部分被召回。
徒增傷亡,葬送的可都是精兵……
「朕發現個問題。」
行軍途中,姬川突然開口。
「大梁就很有意思,朱溫是自封的武帝,朱鎮是大梁戰神,實際上只是虛有其表!」
姬川還不忘吐槽。
他算是克制了,要不是顧忌身份就要開口痛罵。
在身邊隨行的樊華藏不敢搭話。
其實朱鎮也沒錯,朱溫也沒錯。
只是沒想到大寧皇帝屢次都能破除,像過江戰役的失敗,只能說明敵人更為高明。
現在的情況也是如此。
西域三十萬大軍進攻,又怎麼能想到大寧並不受影響……
難以理解!
周邊將領腹誹。
你罵梁帝莫不是罵自己?
為什麼開始不反對,這個時候儘是不滿。
姬川在軍中的威信降低了。
正所謂成也寶券,敗也寶券。
給軍中將士瘋狂的發廢紙,背地裡不罵你娘就算不錯了。
真有誠意發點真金白銀?
發錢皇帝也不敢發錢了。
姬川還不自知。
「那元武帝關寧就在平城,據情報得知,他兒子也被帶了出來,正好一鍋端。」
「陛下,元武帝的兒子叫您也叫舅舅吧?」
樊華藏插了一嘴。
「哼!」
姬川冷聲道「朕可不認關寧這個妹夫!」
其他人噤若寒蟬都不敢說話,這不是觸動龍鱗嗎?
姬川開口道「朱溫老矣,已難成大事,打敗關寧也只有朕能夠做到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