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天命王侯
天命王侯

天命王侯金峰關曉柔

標籤: 天命王侯 都市 金鋒 韓風
金鋒韓風是都市小說《天命王侯》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金峰關曉柔」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突然穿越到了古代,飯都吃不飽怎麼辦?什麼,男人快被打完了,官府發了個漂亮老婆,明年必須生孩子?什麼,外族又來入侵中原?…… 沒關係,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草原騎兵勢不可擋?倭寇的大船堅不可摧?笑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13: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馮世才聽完耶律原的話,沉默了。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他知道耶律原說的對。
晉地距離實在太遠了,雖然中間幾乎都是很好走的荒原,但是他們搶出來的糧食實在太少,根本不足以支撐這麼多人走回去。
而且晉王交給他們的任務是協助東蠻人打下渝關城,就這麼灰頭土臉地回去了,晉王也饒不了他們!
所以現在只剩下最後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繼續強攻渝關城。
想明白這點,馮世才無奈地點點頭,轉頭看向營地中還在搶救糧食的民夫。
也不知道這一仗打完,這些人還能剩下幾個。
「看他們幹什麼,不過是一群兩腳羊而已,死了就死了,還省得浪費糧食!」
耶律原見狀,滿不在乎說道。
「你要是再說他們是兩腳羊,老子跟你翻臉!」
馮世才突然轉頭,兩眼通紅的死死盯着耶律原。
當初東蠻人剛剛佔領渝關城時,黃河以北還有不少百姓,但是東蠻人根本不把大康百姓當人看,而是稱作兩腳羊,隨意宰殺,甚至烹食。
只要是大康人,聽到這個稱呼,都會非常憤怒。
晉地挨着燕雲十六州,馮世才幾乎是聽着東蠻人的惡行長大的,更是對這個稱呼反感。
耶律原眯了眯眼睛,但是終究沒有再說什麼。
畢竟還要靠着馮世才指揮民夫和府兵攻城呢。
馮世才剛準備離開,北邊突然傳來一聲沉悶的號角聲。
「這是單于的集合號!」耶律原提醒道「集合號之後便是攻城,馮將軍,咱們也該做準備了!」
「本將知道!」
馮世才冷哼一聲,叫來副將去集閤府兵和民夫。
渝關城內,夜班和白班的鏢師已經完成了交接,此時敵人沒有攻城,白班鏢師便暫時在城牆上休息。
聽到號角聲,鏢師和女兵紛紛轉頭看向北方。
只見北方草原地平線上,出現密密麻麻的人群馬群,宛如烏雲一般向著渝關城壓來。
「兄弟們,飛行員兄弟昨晚已經燒了東蠻和晉王的糧草,他們堅持不了幾天了!只要咱們撐過去,勝利就是屬於咱們的!」
劉鐵舉着鐵皮喇叭,高聲喊道「但是敵人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所以接下來的戰鬥會非常艱難,你們怕不怕?」
「不怕!」
鏢師和女兵在各自班長的帶領下,舉着胳膊齊聲回答。
「戰!」劉鐵拔出黑刀,指向北方。
「戰!戰!戰!」
鏢師和女兵們也紛紛拔出各自的武器,指向北方!
片刻後,北方天空中出現一道筆直的煙柱。
隨後,南邊也出現了同樣的煙柱。
只消停了小半夜的攻城戰,隨即再次爆發。
而且東蠻單于和馮世才都想通過佔領渝關城,收繳鏢師的糧草,來解決己方糧草被燒的問題,所以這次敵人的攻勢比之前任何時候都更加猛烈!
南北兩側的敵人在監軍的驅趕下,如山如海一般同時向渝關城發動了夾擊!
別說有人想逃了,但凡跑慢一點,監軍的長刀就砍了下來。https:\\\\/\\\\/m.aishangba.org
投石車雖然兇狠,但是終究需要上弦和填充,而且攻擊範圍有限。
一旦跑出攻擊範圍,敵人就能直接衝到城牆下邊了。
女兵們雖然在拼盡全力的提升投石車投擲頻率,但是砸死一群,後邊馬上湧上來兩群!
城牆下邊的敵人越來越多。
如果金鋒在這裡,肯定會想起前世看過的喪屍電影。
此時攻城的民夫便如同電影里的喪屍一樣,踩着腳下的屍體,瘋狂的衝擊着城牆!
「他們這是瘋了嗎?」
城牆上,劉鐵和田先生的臉色都變了。
他們沒想到敵人的攻勢竟然會如此兇猛!
「通知夜班的兄弟,取消休息,馬上配合後勤營,給城牆上運送磚塊!」
劉鐵一臉凝重的下令。
敵人的攻勢實在太猛烈了,光靠白班的鏢師和女兵,恐怕守不住。
磚石消耗的也太快了,光靠後勤營,補充未必來得及。
夜班本來已經回去休息了,卻又被叫了回來,為南北兩側城牆上的鏢師運送磚石。
劉鐵本來以為這麼猛烈的戰鬥,敵人無法持續太久,可是事實證明他想錯了。
戰鬥從早上開始,一直持續到下午都沒有結束,而且完全看不到結束的徵兆。
好幾處被敵人重點攻擊的城牆下邊,屍體已經堆得接近三丈高了!
這還是鏢師不斷用手雷轟開屍體之後的結果,如果沒有手雷,恐怕敵人的屍體已經堆得和城牆一樣高了。
即便有手雷,但是周圍的屍體同樣厚達一兩丈,手雷也轟不開了。
渝關城內,靠近城牆三十丈內的所有磚石房屋,已經全都被拆完了。
拆出來的磚石都被送到城牆,砸了出去。
渝關城畢竟是一個邊遠城池,當初百姓並不多,城池並不是很大,城內的磚瓦房也不是特別多。
再這麼打一兩天,恐怕城內的所有磚石房屋都要被拆完了。
這次攻城戰一直持續到入夜才停止。
不是東蠻單于心軟了,而是城牆下的屍體實在太厚了,攻城者夜裡看不見,非常容易被絆倒,然後被後邊的人踩死。
雖然在單于眼裡,攻城者就是炮灰,可是他也不捨得炮灰這麼平白無故的被自己人踩死,只好下令暫停攻擊。
晉蠻聯軍人數遠遠不如東蠻那邊多,既然北邊的攻擊都停止了,馮世才自然也不會讓自己的人去送死。
喊殺聲響了一天的渝關城,終於安靜了下來。
擔心敵人殺回馬槍,雖然敵人退走了,但是劉鐵卻沒敢讓鏢師和女兵撤下城牆,而是讓他們就地休息。
高強度戰鬥太消耗體力了,之前戰鬥的時候還沒覺得,現在戰鬥停止,可以休息了,不少鏢師和女兵都覺得兩腿發軟,無力地靠到城牆上。
「去統計一下戰損!」
劉鐵轉頭吩咐。
這麼猛烈的攻城戰,難免會有敵人衝上城牆。
雖然衝上來的人最後都被幹掉了,但是鏢師和女兵的傷亡也不可避免。
只不過白天的場面實在太亂了,劉鐵也不知道具體傷亡多少。
統計戰損不算什麼難事,親衛隊長很快就拿着結果回來了。
雖然他什麼都沒說,但是臉上的表情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