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甜蜜攻略:爹地別太傲嬌
甜蜜攻略:爹地別太傲嬌

甜蜜攻略:爹地別太傲嬌林綰綰

標籤: 林綰綰 甜蜜攻略:爹地別太傲嬌 許易 都市
《甜蜜攻略:爹地別太傲嬌》是作者「林綰綰」的代表作,書中內容圍繞主角許易林綰綰展開,其中精彩內容是:一個發光體,格外引人注目。男人的眼神是炙熱而迷戀的,女人的眼神則是羨慕嫉妒恨!女人一身大紅色的緊身連衣裙,襯的皮膚雪白。絕美的臉!纖細的腰!修長的腿!性感,帶着罌粟般致命的吸引力!男人們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女人身上,卻因為女人面容清冷,沒有人敢上前搭訕。「媽咪!」女人身邊的小男孩喊了她一聲,眾人就看...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17: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是。」
萬才厚無奈,只能暫時應下。
打算今天過後,讓父親和祖父勸勸王爺,父親和祖父是他的舅舅和外祖父,他們的話,他應該能聽進去一些。
「王爺,該去乾清宮了。」
「對。」
楚亦辰按捺住沸騰的血液,咧着嘴笑起來,「靖王謀反,本王替父皇剿滅了反賊,該跟父皇說一聲才對。父皇重病在身,知道本王這麼盡孝,一定會非常欣慰的。」
「走,隨本王去乾清宮。」
從坤寧宮到乾清宮的路上,血流成河,橫屍滿地。
沒人敢攔他。
之前攔楚亦辰的人,基本都死在了他的圍剿下。
楚亦辰一路暢通無阻地抵達乾清宮。
明亮的宮燈下,乾清宮殿門緊閉。
楚亦辰一聲令下,「開殿門。」
「……」
大殿門口是永宣帝的親兵。
他帶兵守在殿前,「王爺,皇上下過聖旨,沒有他的旨意,任何人不得擅入乾清宮。」
「呵!」
楚亦辰盯着那親衛,冷笑一聲,他猛然拔劍,一劍貫穿了親衛的心臟。
「噗!」
長劍拔出,血濺三尺。
親衛瞪大眼睛,應聲倒地。
萬才厚沒想到楚亦辰一言不合就殺人,他心臟猛然收縮,「王爺……不可!」
乾清宮裡都是皇上的人。
就算做做樣子,也該軟硬兼施,逼迫別人主動開殿門,而不該動手殺人。
皇上還沒死呢。
「王爺……」
楚亦辰冷冷掃他一眼,萬才厚勸阻的話在喉嚨里打了個轉,又硬生生被他吞了回去。
一瞬間。
他已經明白了王爺的想法。
他就是故意的。
故意用這種鐵血手段,告訴所有人,現在皇宮裡是他姜王做主。
順他者生,逆他者死!
沒錯。
楚亦辰就是這樣想的。
他在大雪中傲然而立,冷冷地盯着乾清宮門前的守衛,「本王再說一遍,開殿門。」
「……」
這次沒人敢再抗議。
守衛們對視一眼之後,收了兵器,默默打開了殿門。
至此。
已經關了一個月的乾清宮大門,終於打開。
大殿里燭光閃爍,亮如白晝。
楚亦辰帶着兵,大搖大擺地進了大殿,然後進入寢宮,寢宮裡宮人們伏身跪了一地,看着那些往日只跪父皇的宮人跪着他,楚亦辰心潮澎湃。
他步入寢宮,大步來到龍榻前。
明黃色的床幔垂着,看不到裏面的人。
「兒臣參見父皇。」
楚亦辰跪在龍床邊,沉聲道,「父皇,靖王勾結太子皇后謀反,兒臣已經剿滅了反賊,請父皇明鑒。」
「……」
龍床上無聲無息。
楚亦辰眉頭一皺,又重複了一遍,「父皇,靖王勾結太子皇后謀反,兒臣已經剿滅了反賊,請父皇明鑒!」
「……」
依舊無人回應。
龍床里連呼吸聲都沒有傳來。
楚亦辰眉頭皺得更緊,他這才察覺有些不對,整個寢宮,不但沒看到父皇的貼身太監蘇恆,甚至沒看到了悟大師的身影。
他們作為父皇最信任的人,難道不該陪在父皇身邊?
楚亦辰當機立斷,「打開床幔。」
「……」
床邊跪着的宮女顫顫巍巍地站起來,抖着手拉開了床幔。
龍床上。
被子整齊,空無一人。
楚亦辰臉色大變,他猛然站了起來,「父皇呢?」
「……」
宮人們幾乎趴在地上,沒人敢吭聲。
楚亦辰盯着拉床幔的宮女,厲聲道,「父皇人呢?」
「奴婢,奴婢不知……」
「賤婢!」
楚亦辰手起刀落,斬掉了宮女的頭顱。
他目光環視一圈,冷冷盯着大殿中所有的宮女太監,「你們都是乾清宮中伺候的人,告訴本王,父皇究竟在哪裡?」
「……」
「行,不說是吧。」
楚亦辰一聲令下,禁衛軍把乾清宮的宮女太監壓到楚亦辰面前跪成一排,楚亦辰厲聲道,「從現在開始,本王一個個問,沒人回答,本王就殺一個人,直到殺光你們為止。本王再問一遍,父皇去了哪裡?」
大殿里氣氛壓抑的可怕。
有太監受不了這種高壓,哭着喊了出來,「奴才說,奴才說。」
「說!」
「王爺,奴才們真的不知道皇上去了哪裡。前些日子,皇上突然把奴才等人遣散到外面的大殿里,只留了蘇總管和了悟大師在寢宮。皇上有令,不許任何人靠近寢宮,奴才們就一直在外頭等着,直到過了半天,奴才們發現不對勁,再回來,就發現皇上和了悟大師還有蘇總管一起消失了。」
「……」
楚亦辰心裏有些不安,厲聲道,「父皇失蹤,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隱瞞消息!」
「是皇上的意思。」
那太監哭着說,「奴才等人回來之後,就發現龍床上留下一道聖旨,皇上有旨,他失蹤的事情不許泄露出去,一切保持現狀,奴才們也是奉旨行事啊。」
「狗奴才!」
楚亦辰一腳踹在太監的心窩,太監當即噴出一口鮮血,楚亦辰怒聲道,「父皇萬一是被人劫持呢,誰敢保證那聖旨是真的。」
「是真的。」
太監捂着心口,艱難道,「那聖旨是皇上親筆所書,還蓋了玉璽,做不得假的。」
「聖旨呢?拿來!」
馬上有宮女從龍床上翻出聖旨,顫抖着遞給楚亦辰。
楚亦辰打開。
只一眼,他就知道,聖旨確實是真的。
上面的確是父皇的字跡,蓋的玉璽也是真的。
可……
父皇不是重病卧床嗎?
他怎麼親筆寫下這張聖旨的?
難道……父皇是裝病?
這念頭一出,楚亦辰瞬間驚出一身冷汗,如果父皇是裝病,那他為什麼要裝病,為什麼眼睜睜地看着他和太子互相殘殺卻不出面制止?
事情的發展跟他的預期完全不一樣,楚亦辰突然有些慌。
現在擺在面前最重要的問題是……父皇現在去了哪裡?
「王爺!」
萬才厚喊了他一聲,小聲提醒道,「您沒有退路了。」
就像萬家。
決定幫楚亦辰奪位的時候,就已經沒有退路了。
楚亦辰瞬間清醒。
沒錯。
父皇已經「重病」,那他只有「病逝」這一條路。
楚亦辰把聖旨扔進火盆里燒成灰燼,他大步走出了寢宮,殿外的冷空氣夾雜着雪花落在他臉上身上,他大腦已經清醒過來。
他吩咐萬才厚,「一個不留!」
父皇離開皇宮的事情絕不能傳出去。
「是!」
楚亦辰沒動。
他站在大殿,聽着裏面傳來驚恐的哭泣和慘叫,不消片刻,萬才厚渾身染血地走出來,「王爺,全清理掉了。」
「讓人仔仔細細搜索乾清宮中的暗道,搜出來之後……」楚亦辰壓低聲音,「今日在場的人,除你我之外,一個活口都不能留!」
「……」
萬才厚豁然抬頭。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