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粟寶蘇意深

標籤: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 英招 都市 顧小魚
《蘇意深粟寶全文閱讀》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粟寶蘇意深」的火熱小說。講述了:了一聲:「爸,是陌生號碼,我……」蘇老爺子把茶杯一擱,冷聲道:「接,給我開免提!」老四老三同情的看了蘇意深一眼。蘇意深只好接了電話,打開擴音。一個小小的聲音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他們耳朵里:「喂……是小舅舅嗎?」「我是粟寶……我的麻麻是蘇錦玉……你是我小舅舅蘇意深嗎?」小女孩的聲音微弱而又帶着難以言說...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18:3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姚欞月一動不動的站在客廳中間,蘇家人正激烈的討論着她吃什麼、吃不吃東西。
最後粟寶都糊塗了,所以大舅媽吃不吃東西的呢?
要是吃的話,這麼多年是誰給她送吃的?
要是不吃的話……這麼多年,肚子一定都餓得扁扁,貼在一起了吧……
真可憐。
粟寶看向姚欞月,扁扁嘴巴淚汪汪。
她跑到餐廳,拿起一個雞腿跑回來,惦着腳舉高高「大舅媽,吃!」
姚欞月脖子僵硬轉動,低頭盯着眼前的雞腿,但沒有任何動作。
粟寶將雞腿塞進她手裡,又跑到餐廳拿了個包子「大舅媽,吃!快吃~」
姚欞月僵硬轉頭,木然的繼續盯着蘇何問。
她手裡的雞腿吧嗒一聲掉下來。
蘇一塵沉默的坐在沙發角落裡,沒辦法從這個女人身上看到跟當年那個人一絲相似的地方。
就連他印象很深刻的一雙眼睛,如今也木然得如同殭屍。
「先幫她洗簌一下吧,吳媽。」蘇一塵出聲說道。
這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姚欞月是斜背對着蘇一塵的,聽到他的聲音,她的腦袋倏然咔的一聲,轉了一百八十度??!
吧嗒……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蘇老夫人手裡拿的東西掉在地上,差點嚇出心臟病。
小五直接嚇得飛起「救命!絕絕子!」
絕絕子是這麼用的嗎……
就連一直皺眉觀望的蘇老爺子也嚇得站了起來,然後趕緊去扶蘇老夫人。
蘇老夫人震驚到結巴「你……你,你……」
雖然姚欞月是昨晚蘇何問、蘇何聞和粟寶救出來的,但三個小孩只看過她呼一聲直挺挺起來,還真沒見過她脖子能擰一百八十度的樣子!
蘇何問「卧槽……人的脖子能扭180度??」
會死的吧?不死也癱瘓啊!
沐歸凡眯眼,緊盯着姚欞月。
她脖子並沒有扭動180度,只是腰和脖子一起扭,也就是說一邊轉身一邊轉脖子,下半身不動。
人扭脖子扭腰都有一個過程,她是啪一聲一步到位,太快了,搭在肩膀上的『披肩』沒有動……看起來才像頭轉了180度。
理論上,韌性好的人都可以做到,就好像頭掉下來的魔術也是依靠視覺錯位一樣的道理。
只是姚欞月更加詭異。
非人,非鬼,非殭屍。
她到底算什麼東西?
粟寶好半晌才找回聲音「厲……厲害呀,大舅媽超級牛逼!」
沒有了呼一聲直起來的技能,卻有咔一聲脖子扭180度的技能哎。
好方便。
比如上課的時候跟後面同學說話,都不用轉過身去,直接把臉扭到後面去就可以說悄悄話。(同桌我謝謝你……)
又比如排隊賣煎餅,後面有人偷東西……也可以直接把臉轉到後面,當場抓住小偷。(小偷當場嚇死)
粟寶雙眼亮晶晶,超級想擁有這個技能。
此時姚欞月還盯着蘇一塵,眼底浮現困惑。
蘇一塵從心驚中鎮定下來,再次說道「先……去洗漱,換身衣服。」
他也看出來了,姚欞月不是脖子擰180度,是身上衣服有些發僵。
人動衣服不動,才造成錯覺……所以還是趕緊換一身正常衣服,免得老太太都被嚇死了。
吳媽嚇得臉色蒼白,心驚膽戰「蘇先生……我,我不敢。」
一時間,洗澡這個小小的問題竟讓所有人陷入困境中。
最後沒辦法,還是粟寶給姚欞月貼了個『聽話符』,讓她按照指令自己去洗澡了。
三樓的一間客房裡,粟寶坐在床沿上耐心等待着。
季常抱着手臂飄在一邊,說道「姚欞月不適合生活在蘇家。雖然這話很殘忍,但她……」
剛說到這裡,門咔嚓打開,濕漉漉的姚欞月走了出來。
她身上的衣服只剩下幾片了,也不知道剛剛是不是不會脫衣服,硬沖。
身上倒是乾淨了,頭上還頂着泡泡。
「卧槽!」季常連忙背過身「師父什麼都沒看到,是真沒看到。」
粟寶「師父父你不用解釋噠!我也沒看到。」
季常「……」
粟寶跳下床跑過去,牽着姚欞月往浴室走。
「大舅媽,不是這樣洗澡的哦,洗澡要脫掉衣服哦!」
小人兒十分操心,進了浴室後在外面的季常只聽到她不厭其煩的教導「先要脫衣服,衣服衣服……」
半晌後,咔嚓……布料被撕破的聲音響起。
季常「……」
粟寶似乎愣了愣,又說道「大舅媽,脫衣服不是這樣脫的呃……」
嘶啦……
「算了,大舅媽你快躺倒浴缸里去吧……」
噗通。
浴室里,姚欞月按照指令,直挺挺躺在浴缸里。
蘇家地方大,客房也配置浴缸,這浴缸的水還是剛剛姚欞月沒上來之前蘇何問親自放的。
溫水泡沫浴。
姚欞月這麼一躺下去,很快泡沫就淹過了她,臉都不見了。
粟寶趕緊抓住她頭髮,把她提起來。
「大舅媽,要彎腰一點,這樣……不動了哈,就這樣!」
姚欞月便坐在浴缸中,水正好淹到她胸口前。
粟寶呼的一聲,擦了擦額頭的汗。
這一屆大人真不好帶呀!
小傢伙十分忙碌的跑到一邊,拿了花灑又跑過來,還拿着一個發泡劑,直接在姚欞月頭上擠了一堆洗髮水,然後搓啊搓啊搓。
浴室里很快都是泡泡,姚欞月臉上都是泡泡,但眼睛依舊眨都不眨。
她感受不到正常人能感受的一切,包括疼痛……
一陣洗刷刷過後,粟寶把花灑開到最大,一頓亂沖,不知道洗了多久,浴室里都是氤氳的霧氣,都看不到對方的臉了。
粟寶這才放下花灑,跑到外間拿了浴袍,爬上凳子將浴袍蓋在姚欞月身上,把她嚴嚴實實的包裹起來。
季常等了大概有一個小時。
才看到粟寶領着粽子姚欞月出來了。
粟寶把蘇老夫人準備好的衣服放在床邊,重新給她貼了個符。
「這個叫牽引符,等會我怎麼穿衣服,你怎麼穿衣服哦!」粟寶一邊說一邊背對過身去,又對季常招手「師父父快出去!」
季常「啊……哦,好。」
小傢伙太認真,他看得呆住了,真的很像一個照顧寶寶的小大人,太可愛了。
房間里,粟寶背對着姚欞月,嘴裏說著「首先,拿起一件衣服~」
她舉起衣服。
身後的姚欞月跟牽線木偶一般,舉起衣服。
粟寶「咻~套進來啦!」
姚欞月咻,套進去了。
粟寶「再拿起褲子,這樣再這樣,嘿……!褲子穿好啦!」
姚欞月拿起褲子,這樣又那樣,嘿……穿好了。
粟寶迫不及待轉身過去看,結果姚欞月也跟着轉身了。
小傢伙不由得掩嘴偷笑,小手指一揮,拿掉牽引符,滿意的打量着自己的成果,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問題!
她就這樣牽着大舅媽出去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