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蘇卿陸容淵txt無彈窗
蘇卿陸容淵txt無彈窗

蘇卿陸容淵txt無彈窗在他深情中隕落

標籤: 玄幻 秦素琴 蘇卿 蘇卿陸容淵txt無彈窗
無廣告版本的玄幻《蘇卿陸容淵txt無彈窗》,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蘇卿秦素琴,是作者「在他深情中隕落」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男人一眼就看出蘇卿是中了葯。「幫我!」蘇卿抓住男人的手,她等不到去醫院了,她不想死的話,只能找眼前的男人幫忙。男人冰涼的體溫讓蘇卿想要的更多,肌膚觸碰那一瞬間,最後一根弦也崩斷了。「女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想活...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2:5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老婆要離婚,兒子要辭職。
兩人都不見了蹤影,一切都太突然了,蕭騰整個人都是茫然的,他甚至以為是不是昨晚喝的是假酒,喝懵逼了。
蕭騰通完電話後,又給蕭母打了個電話,竟然已經關機了。
「搞什麼名堂。」
蕭騰有些煩躁。
他想到梁琛與郝蕾,讓人去把這兩人叫來。
很快,梁琛來了「蕭首長,找我什麼事?」
蕭騰一臉嚴肅地問「蕭湛呢?他人在哪?」
這話讓梁琛也茫然了「蕭首長,蕭神不是在家嗎?他已經請假,好幾天沒來了啊。」
蕭湛請假的事,大家都知道啊。
蕭騰身為蕭湛的父親,這不是應該也知道嗎?
「我問的不是這事。」蕭騰自己都不知道從何問起「你有沒有見過蕭湛?」
「沒有啊,他不是在家嗎?」梁琛有點撓頭了。
蕭騰「……」
這問了,跟沒問似的。
蕭騰實話實說「蕭湛要隱退,申請信已經遞交了上去,現在連人也聯繫不上,身上的各種通訊設備都被屏蔽了,這事很嚴重,梁琛,你決不能替他隱瞞。」
梁琛震驚「蕭神要隱退?為什麼?」
梁琛比蕭騰還要震驚。
蕭騰有一種找錯了人的錯覺。
「我要知道,我還找你做什麼?」蕭騰沉着臉。
梁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蕭首長,我也不知道啊。」
他真幫不上什麼忙。
這時,郝蕾也來了。
蕭騰一番盤問之後,那答案跟梁琛的一模一樣,無人知道蕭湛為什麼隱退。
蕭騰又問二人「蕭湛最近有什麼異樣之處?」
兩人面面相覷,郝蕾搖頭「沒有。」
梁琛本來想搖頭說沒有,卻又想到之前聽其他兄弟說起過操場上的事。
「蕭神最近確實有點不對勁,我幾次去辦公室找他,他都心不在焉的,上次操場上,子彈還打偏了,偏得有些離譜,心不在焉的,蕭首長,蕭神是不是談戀愛了。」
談戀愛中的人,就是魂不守舍的。
梁琛的話倒是給蕭騰提了個醒,蕭湛極有可能去找陸顏了。
這兩人風平浪靜了兩年,看來又舊情復燃了。
這世上,蕭湛也唯有為陸顏瘋狂過。
想到這,蕭騰臉色陰沉,立即打了個電話,讓人準備車,他要去陸家要人了。
蕭騰一路上也給蕭湛和蕭母都打過電話,還是沒有聯繫上。
一個小時後,蕭騰來到陸家門口。
這次,他坐的是私家車來的,也沒有大張旗鼓,只帶了一名司機。
蕭騰坐在車裡,還猶豫了一會兒這才下車去按門鈴。
門鈴響了很久,都沒有人來開門。
司機候在一旁,說「蕭首長,這陸家不應該沒人在家啊。」
確實,陸家有人,但就是不想給蕭騰開門。
蕭騰到門口時,陸容淵就知道了,可以說,他一大早就在這等着蕭騰上門。
陸顏與蕭湛所做的事情,可瞞不了他。
身為父親,陸容淵為了女兒開心,這次要為女兒保駕護航了,誰都別想讓他女兒不痛快。
蕭騰望着大門,說「陸容淵心裏,還不痛快着呢。」
門口有監控,他篤定陸容淵是知道他來了。
蕭騰在門口站了幾分鐘,陸容淵這才讓人把門打開,但也不邀請人進去坐,陸家的門,蕭騰別想垮進來。
陸容淵讓人在陸家門口支了一張桌子,上了一壺茶,卻只倒了一杯茶,並沒有準備蕭騰的。
陸容淵手下做完這些,陸容淵才從裏面走出來,氣定神閑的坐在門口椅子上,悠悠地喝着茶「蕭首長在我家門口站着做什麼?」
陸容淵是記仇的,誰得罪他,那肯定別想落個好。
蕭騰也深知陸容淵的為人了,心裏哪怕不痛快,也只能站着,說「就在一個小時前,蕭湛申請隱退。」
陸容淵品茗着茶「你兒子隱退,與我陸家何干。」
「陸容淵,蕭湛用了兩年的時間,爬到了今天的位子,成為蕭家的驕傲,他突然隱退,這裏面必定事有蹊蹺。」
蕭騰站着說話,怎麼都有點像是下屬向上級彙報的意思,他想坐,陸容淵連張椅子都沒有給他準備。
陸容淵嗤笑了一聲「蕭首長這個爬字,運用得極為妙。」
蕭騰「……」
爬有狼狽之意,剛才也是話趕話,也沒多想,蕭騰就脫口而出了。
「陸容淵,你幾個兒子,個個優秀,人中龍鳳,我就一個兒子……」
陸容淵笑了「我兒子多,那是我和我老婆厲害。」
蕭騰臉都綠了,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蕭騰深吸一口氣,直明來意「蕭湛,有沒有找過你家女兒?」
「有。」陸容淵倒也大方承認,說「準確地說,是我家女兒,先找上你家兒子。」
那語氣彷彿在說,就算我女兒找上你兒子,又能拿我怎麼著。
蕭騰沉着臉「果然如此,蕭湛又是因為陸顏才放棄了自己的大好前途。」
陸容淵冷冽勾唇,譏笑「大好前途,也得有命享受。」
「陸容淵,你什麼意思?」蕭騰以為陸容淵是在威脅自己,有些惱怒。
陸容淵目光涼涼地睨了蕭騰一眼「年過半百,確實有些糊塗了,蕭騰,我四個兒子,個個人中龍鳳,身體健康,而你一個兒子,雖然身居高位,卻怕是命不久矣,這一次,是我女兒先找上你的兒子,我也把話放在這裡,我陸容淵的女兒,只要不殺人放火犯法,她想做什麼做什麼,有什麼事,還有我這個做父親的兜着,輪不到他人指手畫腳。」
陸容淵已經把話提點到這裡了,蕭騰卻還是沒明白,他帶着個人情緒來,看什麼事情,都是別人在針對他,威脅他。
蕭騰陰沉着一張臉「當年我們可是說話了,井水不犯河水,陸容淵,你陸家豈可出爾反爾。」
陸容淵起身,悠哉悠哉的喝完杯中最後一口茶,說「若不是不忍心見到我女兒傷心,你以為我願意讓我女兒跟你那個快要死的兒子在一起?你兒子要真英年早逝,我女兒還要守活寡,我沒有找上蕭家,你有何臉來我陸家放肆。」
「什麼快要死?」蕭騰意識到不對了。
陸容淵冷笑「人都是**凡胎,**卻比天高,你兒子今天的地位是怎麼來的,你好好想想。」
陸容淵都懶得跟蕭騰廢話。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