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蘇檸秦斯越的小說
蘇檸秦斯越的小說

蘇檸秦斯越的小說二婚夫人甜又暖

標籤: 宋念柔 靈異 蘇檸秦斯越的小說 霍子城
靈異小說《蘇檸秦斯越的小說》,由網絡作家「二婚夫人甜又暖」近期更新完結,主角霍子城宋念柔,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詳情介紹:籍……全都是她的!昨天扯了離婚證她就沒回來,只能今天來取走自己的東西。沒想到他們就這麼著急!蘇檸捏緊拳頭進了客廳。前夫霍子城和大着肚子的宋念柔正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膩歪。看到她進來,兩人都收起了臉上的笑。宋念柔扶着肚子起來:「姐,不好意思啊,你的東西……」「別叫那麼親!」蘇檸打斷她,淡笑着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3 20: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應該的。您幫助了我,作為我的孩子,他們應該向您表示感謝。」秦斯越右臂屈在腹前,紳士地朝賀明瀾撫了撫身「我也要謝謝您!感謝您的幫助,也感謝您的到來!」
他沒再多說什麼,招呼着四個小傢伙一起上樓。
只在臨走前,他輕輕握了握蘇楠的肩,溫柔地沖她笑笑。
僅憑那張一個模子刻出的臉,已經足以證明兩人之間的關係,但看神情和狀態,似乎她們又仍對彼此有所保留。
解鈴還須繫鈴人,尤其感情的事從無道理可講,最終還是得他們自己解決。
偌大的客廳,隨着二樓房門關上,陷入寂靜。
蘇楠緩緩呼出口氣,在賀明瀾旁邊的沙發坐下,就這養生壺裡的茶給她倒了一杯「紅棗薑茶,暖胃驅寒,您嘗嘗。」
賀明瀾連忙伸手接過「謝謝!」
指尖輕輕擦過蘇楠柔軟的手背,她忍不住又是一陣心潮澎湃。
曾經襁褓里那雙小小軟軟的手,如今已經溫暖有力,可以端茶遞水,可以握筆設計,更已經擁有和撐起了屬於她的小家庭!
賀明瀾百感交集,淚水不停在眼眶中打轉。
激動、高興、歡喜、驚艷、更多是無法彌補也不知要從何彌補的愧疚遺憾。
她珍而重之地捧着茶杯,優雅地小口淺酌,掩飾捨不得放下的小心翼翼。
整個客廳,再次陷入寂靜。
「您……」
「你……」
良久,蘇楠和賀明瀾同時開口。
只一個字,兩人又同時怔住。
賀明瀾笑笑,體貼道「我想你應該有很多問題想問我,你先說。」
蘇楠的確有很多問題,但有些她並不想問。
她緩了口氣,淡聲道「所以,是我師兄蔣丞彬找到了您?」
賀明瀾摩挲着茶杯,輕輕點頭「是。而且他已經找到我有段時間了。只是我一直沒做好準備,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你和你的家人孩子,所以遲遲沒敢出現。」
蘇楠的心沉了沉,神色又疏淡幾分。
她怎麼了?她的家人孩子怎麼了?他們是見不得人嗎?
作為一個母親在知道自己孩子的下落時候,難道不是應該在第一時間趕來想見嗎?
似是覺察出自己話里的不妥,賀明瀾平和的語氣急切幾分「你別誤會,不是你們的問題,是我,是我自己的問題!這麼多年,我從未參與照顧過你的成長,在你長大,在你幸福圓滿的時候,我又有什麼資格出現在你面前呢?」
她自嘲苦笑,淚盈於睫「我怕唐突你們,又不想給自己留下遺憾,所以我想為你們做點什麼。也許是上天垂憐,聽說小傢伙們的爹地需要草藥解毒,那麼巧我手裡剛好有,所以……」
「也確實挺巧。」蘇楠牽了牽嘴角「無論如何,我們都要謝謝您!」
那草藥無比珍貴,怕不是一個「巧」字輕描淡寫就能解釋得了。
賀明瀾強忍着淚意搖頭「不,不過是物盡其用罷了。是我要謝謝老天,謝謝你們給我這個機會。」
作為母親,她欠這個女兒的就是十株百株草藥也彌補不了。
但三十年的回憶,那麼多的過去紛至沓來,她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也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解釋。
眼見着剛有點暖意的氣氛又要涼下來,賀明瀾環顧四周「聽說你和蔣先生的師父師母住在一起?怎麼沒看到兩位教授?」
提起二老,蘇楠神色柔和幾分「看到您送來那兩顆那麼珍貴的藥草,他們已經迫不及待去了後面的實驗室,像是要連夜把解藥研製出來,徹底把阿越治好。」
「他們能這麼疼愛你,處處為你的幸福考慮,是好事。」賀明瀾滿眼欣慰「看到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
樓上,四顆小腦袋疊羅漢似地整整齊齊從門縫中探出,豎起耳朵偷聽着樓下的動靜。
四寶作為軟墊,趴在最下方。
笑笑下巴疊在它毛茸茸的腦袋上,小聲道「大哥,這個奶奶是我們的姥姥嗎?她跟媽咪長得一模一樣欸!而且,我看得出來,她很想讓我們叫她姥姥呢!」
樂樂寫着笑笑的發頂,嫌棄地嗤笑一聲「笨蛋,突然發生這種事,媽咪肯定要先驗證一下真假。別忘了,我們之前還遇到一個一模一樣的假爹地呢!」
子幸站在最後,探着頭,卻克制地沒壓在弟弟妹妹身上。
他略微思索,冷靜道「應該是還沒到時候。」
樓下,氣氛再度安靜下來。
賀明瀾放下微涼的杯子,起身「時間不早,那我就先告辭了。」
她話是這樣說,眼神卻不舍地看向蘇楠。
她希望她能挽留自己,哪怕只是靜靜地坐着無話可說,只要她開口,只要能一直看着她,她就願意!
蘇楠動了動唇,似是還想問什麼,但最終只是跟着起身「好,我送您。」
沉默的時間,漫長又短暫。
有太多的疑問和話題縈繞在心頭,兩個人卻誰也不知道怎麼問出口,生怕打破這份小心翼翼的平和。
走到門外,賀明瀾終是忍不住回頭「當年的事,不管怎樣都是我對不起你,是我沒有保護好你!對不起,我真的很抱歉!」
蘇楠扶着門把的手緊了緊,輕輕抿唇「所以,您當年,是不小心弄丟我的嗎?」
賀明瀾組織了下語言,剛要開口解釋,助理岳惠快步走了過來。
「夫人,時間不早了。先生很擔心您,已經打電話過來問了您好幾次了。」岳惠說著,側身往車子的方向看了看。
路燈下,司機雙手呈展示狀托着一部手機,似乎還是通話中的狀態。
賀明瀾嘆口氣,從外衣口袋中摸出一張早已準備好的便簽遞給蘇楠「這是我在這邊住的地方,養了很多不錯的花草,歡迎你和家人一起來玩。」
她笑意溫柔,泛紅的眼裡有愧疚有不舍「再見,楠楠!」
輕輕吐出四個字,在眼淚落下之前,她飛快轉身離開。
儘管步伐有些倉促,但她的脊背挺得筆直,依然每一步都不失優雅傲氣。
蘇楠愣在原地,看着車尾燈消失,感受着薄薄的便簽上最後一點餘溫散盡。
「嗡嗡嗡……」
手機突然在兜里震動起來,拉回蘇楠的思緒。
她沒看號碼,直接接起電話放到耳邊「喂。」
「讓我猜猜,你們是不是抱頭痛哭、聲淚俱下、互訴思念?」電話那端,蔣丞彬聲音中帶着笑,滿滿都是促成她們母女重逢的驕傲得意。
蘇楠吸了吸鼻子,仰頭看着陰蒙蒙的天幕「謝謝你,師哥!」
沉悶的聲音,沒有一絲喜悅,蔣丞彬立刻意識到什麼,聲音也跟着嚴肅起來「看來,你什麼都沒問了?」
不等蘇楠回答,他就重重地嘆口氣「哎,真是個敏感又固執的倔丫頭!是不是擔心當年是你母親拋棄你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