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司少甜妻,寵定了
司少甜妻,寵定了

司少甜妻,寵定了錦夜

標籤: 司少甜妻,寵定了 司耀 蘇韻 都市
主角是蘇韻司耀的都市小說《司少甜妻,寵定了》,是近期深得讀者青睞的一篇都市,作者「錦夜」所著,主要講述的是:被渣男賤女聯手利用,五年感情餵了狗,怎麼辦?蘇韻冷笑兩聲,還能怎麼辦?吃了我的吐出來,拿了我的還回來,有什麼大不了,不就是虐渣嘛!某男溫柔環上她的腰身:老婆,渣還用得着虐嗎?都是用來踩的,不如我送你一輛壓路機,你想怎麼碾,就怎麼碾。蘇韻:……此後,她碾渣渣,他碾她……...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11: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秦正給了她一個眼神,表示讓她稍安勿躁,自己是一定會為她做主的,自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被周曉的三言兩語給說服了。
只不過,周家兩口子還抱着希望,覺得周曉或許真的能憑藉什麼秘密,挽回一點。
「曉曉,有什麼秘密就快跟你姑父說,咱們都是一家人呢,沒什麼不能說的,也沒什麼……不能諒解的。」周復海使了個眼色,話裡有話的說道。
「是,你說說看,到底是什麼。」秦正點了下頭,淡淡的說道。
周曉抿了抿唇,看上去有點為難,「這件事,我只能單獨跟姑父說。畢竟事關重大,實驗室的事情……我也怕……」
說到後面,她似乎是又為難又恐懼的樣子。
周太太不解,「不是,這裡又沒有外人,難道爸媽也不能聽嗎?」
她很好奇,傭人都已經遣退出去了,她也想知道實驗室的秘密到底是什麼,每次女兒都沉迷於那些實驗,從來也不跟她交流,難得有機會能聽一聽,她才不想錯過。
八卦的心思很是熱烈,忍不住想要她在這裡就說出來。
「媽,你還不清楚自己嗎?如果你知道了,你真的能守得住秘密,不說出去?」看向自己的母親,周曉毫不客氣的說。
周太太「……」
是的,她要是知道了什麼驚天大秘密,一定會忍不住的,會憋死的。
扁了扁嘴,她本來想反駁的,可到底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看書喇n
「那你的意思是?」看了她一眼,秦正問道。
「能不能換個安靜的地方,只有我和姑父,我才好放心原原本本的把事情告訴您。」看了一眼周圍,她的視線最後落向了屋裏面。
秦正馬上會意,「那……去我的書房?」
「爸爸……」秦可兒有些緊張,「我也去。」
「我說了,我希望只有我和姑父兩個人,我才能放心的把秘密說出來。我也不避忌,可兒你跟那個蘇韻走的這麼近,萬一跟她說了,那實驗室的人追究我的麻煩,你能救我嗎?」
「我……」
「怎麼了,姑父怎麼說也是戰場上下來的,難道還怕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嗎?」她攤開雙手,表示自己很柔弱,也是激將法。
唇角勾了勾,她這點激將法,秦正的確不看在眼裡,但是也誠如她所說,自己還能怕她一個小女孩不成。
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要搞什麼花樣!
「跟我來吧!」轉過身,他往書房的方向走去。
周曉馬上抬腿緊跟在後面,周復海和周太太從跪着站了起來,看着兩個人的背影,心裏直犯嘀咕,也不知道女兒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只是希望女兒說的那個什麼秘密真的有用,秦正不要再追究她的責任,不要報警把她送進牢里就好。
現在什麼項目基地,什麼生意也不敢去想了,只希望能平安保命。
只有秦可兒一臉擔憂的轉頭看着,她記得蘇韻之前提醒過她,這個表姐可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麼簡單,而事實也證明了,從十幾歲開始,她就能給自己長期下毒,不僅僅是在藥理方面的天賦和能耐,更是心腸有多狠毒。
那個時候,她跟周曉偶爾也會拌嘴吵架,最多生氣兩天,想着以後再不理她,再不去舅舅家了,也沒想過要害她怎樣,然而自己這些年……肥胖,焦慮,抑鬱,脫髮,嗜睡,無力……各種癥狀纏繞着她,一度讓她覺得生不如死。
而這些,都是拜周曉所賜。
況且到了現在,依然感覺不到她的歉意和悔意,現在還想要用什麼秘密,來換取放過她的機會,爸爸真的會答應她嗎?應該不會的吧!
兩人是前後腳進的書房,秦正撳亮了燈,走到屋子正中間,轉過身看向她。
周曉跟進來以後,則轉身先關上了書房的門,又轉動了鎖,貼着門板聽了聽外面的動靜,這才收回手轉身看向秦正。
「說吧。」雙手叉腰,秦正氣勢十足的看着她。
饒她也玩不出什麼花樣來!
周曉並沒有急着開口,而是四下打量了下這個屋子的環境,這是樓下的簡易書房,只有一扇小小的窗戶做換氣用,此刻是關着的,屋子裡不開燈的話,光線就很一般。
書櫃書桌椅子,極為簡單的陳設,但是書卻是擺的滿滿當當的,可見這裡就是秦正用來辦公的地方,也沒有什麼娛樂的設施,連個燒水的地方都沒有。
「姑父可真是勤儉。」她輕笑一聲說道。
秦正皺了皺眉,「不要拖延時間了,沒有意義,你如果當真有什麼秘密要說,就只管說出來,如果沒有,在這裡故弄玄虛,你知道我的脾氣,我不會留情面的!」
「我當然知道!」垂下眼眸,周曉一步步朝着他走過來,「只是如果我說出來,姑父真的能饒過我嗎?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疼秦可兒,小時候有次可兒摔跤磕到嘴巴流血了,你嘴上沒說什麼,但是晚上你半夜都趕回我家,就為了能陪她半夜。」
「你怎麼知道?」皺了皺眉,那會兒她也不太大吧,而且這種對自己來說,都已經是零碎的小事,自己的印象可能都模糊了,她還記得?
「我當然知道,我半夜起來上廁所看到了。你陪着她,可好是心疼!其實就是嘴巴磕破了皮而已,我有次磕掉一顆牙,我爸照樣晚上出去喝酒,為什麼都是女兒,爸爸跟爸爸就那麼不一樣呢。」
她似乎陷入回憶之中,臉上明明帶着笑容,可又讓人覺得她的笑,是那麼的猙獰。
覺得她此刻的精神狀態有點不太對,秦正一手按在腰間,盯着她道,「你不要再扯這些有的沒的,這都不是你害可兒的理由!實驗室到底有什麼秘密,還是你故弄玄虛?」
抬起頭看着他,周曉忽而勾起唇角笑了笑,笑容很是詭異,「姑父真的想知道實驗室的秘密嗎?其實我是真的打算告訴你的。」
「實驗室的秘密就是……」她一隻手突然從褲兜里掏出來,在秦正的面前一揚——
大神錦夜的司少甜妻,寵定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