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庶女撩夫日常
庶女撩夫日常

庶女撩夫日常公子輕影

標籤: 庶女撩夫日常 裴卿卿 裴蓉華 都市
最具潛力佳作《庶女撩夫日常》,趕緊閱讀不要錯過好文!主人公的名字為裴蓉華裴卿卿,也是實力作者「公子輕影」精心編寫完成的,故事無刪減版本簡述:女人虛弱無力含着哭腔,「欽寒,我懷孕了,是你的孩子。」裴欽寒握緊了手機,手背青筋突起。他和姜花結婚,雖說沒什麼感情,但在夫妻那點事上意外的合拍。他一向冷情,在外更不可能拈花惹草...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21:4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僅如此,還有人投票說祈月就是蔣七,節奏帶得飛起。
很多不知情的網友真的以為祈月在鄉下待幾年,回來就成了名醫,把她當成當代女性勵志榜樣。
實在是個大笑話。
自己做了這麼多,最後都成了祈月的熱度?
林芊芊很不爽,想給裴御歡打電話,小高攔下她,讓她安撫住外面這幫貴婦再走。
這些貴婦交了錢的,還沒見過蔣七真容。
到了祈霜上前的時候。
小高照常給祈霜診脈,祈霜沒伸手,直接站起來想往屏風後繞,被兩個保鏢制止。
「你幹什麼?」
祈霜往後退一步,抓緊了包,「我我跟蔣醫生約好了的。」
從縫隙里,林芊芊看見祈霜的臉,露出了深惡痛絕的表情。
不過很快,她就平息了厭惡的情緒,戴上墨鏡,直接讓祈霜進了屏風後。
「你就是沈家三少奶奶?」林芊芊問。
祈霜有求於人,緊張地道,「是。蔣醫生,我們之前聯繫過,我跟您說過我的情況,這個葯,您這裡有嗎?」
她把葯遞給林芊芊。
林芊芊接過來,小高伸長脖子看了兩眼,膠囊並沒有任何的標記和logo,有一串拉丁文,但是很小,看不很清。
「不好意思,我們……」小高剛開口。
林芊芊就打斷她,「我們這裡有,你要多少,我們細說。」
說完就把祈霜請進了房間。
外面的人都交給了小高。
祈月佔了自己的熱搜,林芊芊憋着氣呢,想從祈霜身上討回來。
她裝模作樣的給祈霜診脈,說祈霜已經病入膏肓,「但是你放心,我有特製葯,比你原來這個還管用。」
沒人知道她信口胡謅。
祈霜還深信不疑,感覺自己運氣在變好,回頭就能甩開祈月這個瘋子。
「不過這個葯在國外,特殊渠道才能拿到原材料,又是按照你的情況量體定製,所以……」林芊芊搓搓手指,要錢了。
祈霜二話不說遞給她一張卡,「裏面是五十萬,只要您能幫忙,一切好說。」
「不用這麼多。」林芊芊這麼說,卻還是收下了卡,「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祈霜,你的福氣在後頭。」
直到出了公寓,祈霜都處於一種極大的興奮之中。
她查過了,蔣七在國內醫學界的地位不低。
有這樣的人作為盟友對付祈月,她高興得要死。
只不過她並未高興太早,剛出門,就碰上了祈月。
「陰魂不散!」
祈霜一臉不爽地準備上車。
就看到祈月身後,紅藍燈閃爍,好幾輛警車將公寓圍了起來。
剛才那些跟她差不多時間出來的貴太太都被警察扣住。
祈霜不明所以看向祈月,「你叫來的人?你是不是瘋了?什麼人都咬!」
祈月揉了揉額角,看看時間,還早。她晚上還有個電視訪談呢。
多虧了林芊芊在機場造勢,有人找了過來,要採訪蔣七。
她給林芊芊截胡了。
林芊芊也是蠢,看到網上的動靜不但不收斂,還出來坐診。
一個非法行醫的帽子扣下去,就夠她喝一壺的!
「沈太太,剛剛那個醫生是騙子,你跟我們走一趟吧。」警察過來,因為祈月的關係,對祈霜還算客氣。
祈霜瞪大眼睛,「怎麼可能!蔣醫生不可能騙我,你們在搞什麼?不要被這個女人騙了,她才是騙子!」
「你沒救了。」祈月突然有點期待祈霜看到林芊芊真面目的表情了。
蛇鼠一窩,亂攀亂咬,咬到了自己人身上。
也不知道裴御歡要怎麼收場!
警察進了公寓遲遲不見動靜,後面的車裡,裴欽寒也失了耐心,推開車門下來。
他一身黑色大衣垂在腳彎,襯得身姿愈發挺拔。
他朝着祈月走過來,下頜線緊繃,目光幽沉地掃了一眼祈霜。
祈霜後怕地往後退了退。
祈月也有些莫名。
她讓老羅報的警,怎麼好像是裴欽寒的手筆?
裴欽寒已經走到跟前,她想避也避不開了,只好客套道,「裴總,真巧。」
「傷好了?」他打量她一圈,天冷,她一身卡其色毛呢套裝,袖口處毛茸茸的設計添了幾分秀氣。
很得體。
就是不像是來抓人的。
「本來就沒什麼事。」祈月乾乾笑道。
昨天在馬場,她跑得最快,開的還是裴欽寒的車,既沒搭理他也沒搭理顧敬珩。
沒等裴欽寒接話,她連忙道,「你的車我已經讓人送去了老宅。」
「我不住老宅。」
「那……你給我個地址,我讓人保養了車給你送過去。」
裴欽寒拿出手機,打開了微信二維碼,遞到祈月懷裡,「自己掃。」
說完就上了樓梯。
幾個警察從公寓里跑出來,一臉為難,「只抓到了保鏢,人已經跑了。」
裴欽寒眼神一凜,「希望你們警方多多宣傳,避免更多的人上當。」
「那是一定的。」
祈月在後面看着,看來,警察真是裴欽寒叫來的。她還以為,老羅剛報警這幫人就來了,出警速度真是快。
可裴欽寒能精準找到這兒來,豈不是把她的行動摸得一清二楚?
她手裡還捏着裴欽寒的手機,「你在監視我?」
「準確的說,監視的是裴御歡。」裴欽寒走到祈月保姆車前,眼神掃了一圈裏面,沒看到顧敬珩,神色稍霽。
他徑自上了她的車,「李教授說你們的治療還沒做完。」
這意思是要帶她過去了。
祈月跟着上車,把手機還給裴欽寒,沒加他好友。
裴欽寒看着她掂着手機微微發紅的手指,沒接。
「不加好友,把我從黑名單放出來?」他問。
祈月笑,「我現在就讓人開着您的車跟着您,您去哪兒,車就停哪兒,不用那麼麻煩要您的地址。」
「……」
一口一個『您』。
真行。
「李教授在我那。」
祈月冷下臉,手機扔他懷裡,「你威脅我?」
裴欽寒伸了伸腿,往後靠,有些無力的道,「你恨我?」
「不恨。」
「那為什麼每次見到我都這麼苦大仇深?」
祈月「這是前妻和前夫應有的距離。」
「可我們才睡過。」
裴欽寒話落,祈月突然起身捂住他嘴巴,絲毫沒注意到她整個人貼在他身上。
她慌張道,「你能不能閉嘴!」
裴欽寒眉眼浮起笑意,拿下她的手,「李教授說你們的治療沒做完,他明天要回M國,你今晚還有時間。」
怕她多想,他強調,「我絕不是威脅和強迫你,我尊重你的意願。」
祈月分神中,還沒從裴欽寒身上下來。
外面,老羅和龐兆一股腦衝上車,「老大……」
四個人,八隻眼睛,面面相覷。
……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