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
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

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憶溪

標籤:
《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內容精彩,「憶溪」寫作功底很厲害,很多故事情節充滿驚喜,杜歡月杜嫣更是擁有超高的人氣,總之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盛世寵妃:重生不為後》內容概括: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22:3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三長老等人等了許久等來的消息,竟是自家閣主喪命的消息,而那些寧王逆黨亦是沒能等來梟王。
他們人心本就不齊,沈安和藉著這份不齊讓人搞了言語戰術加深了雙方矛盾,令其內部分化加劇。至於那些投奔了他們的青崖部落族人,在發金巨的一步步誘引勸說下,本就動搖的心思逐漸有崩塌之勢。
不說沈安和這裡對那些人的分而化之,且說盛兮在幫旺財又重新換了葯,檢測其狀態穩定後,便讓周客仔細照看,囑咐其旺財若是能醒來,便少喂它些水,其他的暫且不要喂。
周客自是答應,但對於旺財能醒他卻是不抱希望的。沒辦法,旺財受傷太重,尤其是盛兮在給它換藥時他就在一旁,親眼看到了那些傷口,皮開肉綻,刀深入骨,說實話,他都不知道旺財是怎麼堅持到現在還能留着一口氣的。
看着床榻上那個連呼吸都要感受不到的旺財,周客心疼至極。
盛兮從那閣樓里出來後,復又進入了當初旺財同池邑鏖戰之地。
此刻已經天光大亮,樹影斑駁,卻依舊無法遮蓋這裡曾發生過一場激烈戰鬥。看着樹榦上,以及地上那些深深的劃痕,盛兮幾乎可以想像當初旺財在同池邑爭鬥之時的慘烈。
她想,長大的又何止是盛楠,旺財也以這種出人意料的方式,讓她看到了它的改變。
輕嘆了口氣,盛兮收回思緒,遂又朝自己來時的方向走
去。
盛楠是在他們發現旺財之後離開的,從這裡開始找,恰好是個源頭。而盛兮之所以如此篤定自己能找到盛楠,也是因為之前她遇到盛楠後多留了個心眼,送了他一個香包,防的就是他再次不告而別。
至於那個香包,看似沒什麼特殊,但實則其中摻着一味葯。那葯香特殊,做成香包後,但凡經過之處定能留下味道,而那味道四十八小時之內不會消散。
而她也相信盛楠不會隨手把自己送他的香包扔掉,如此,只要跟着那香氣走,定能找到那個叫人不省心的人了。
當然,對方若這麼快就把那香包扔了……盛兮暗暗磨了磨牙,鼻子用力嗅了嗅,很快便朝其中一個方向走去。
一個半時辰後,盛兮暗暗磨的牙最終沒能派上用場。
而昏睡的盛楠一睜眼看到盛兮站在自己跟前,只以為自己沒睡醒,用力揉了揉眼睛,確認是盛兮後,他下意識就想跳起來跑。
盛兮冷聲道「你再跑一個試試!」
話音落,盛楠抬起的腿就這樣定在了原地。他僵硬着脖子轉過來看向盛兮,臉上用力擠出一道比哭還難看的笑來,問盛兮「兮兮,你,你怎麼會來?」他怎麼都想不到,盛兮竟然能找到這裡!
盛兮臉上不見一絲笑地反問他「怎麼,我不能來?」
「能,能……」盛楠此刻一句否認的話都不敢說,着實因為盛兮臉上的神情太可怕。他內心又喜又驚
但想到自己沒聽盛兮的話又偷偷跑走,以至於說話時都不敢看盛兮的眼睛。
盛兮冷哼一聲,輕輕歪頭看了眼他身後的洞穴,竟是鍋碗瓢盆應有盡有。
「這是你的秘密基地?」盛兮問他。
「啊?」盛楠一時沒明白什麼叫秘密基地,但略一琢磨便理解了,點頭說,「嗯,平日,平日進山的時候會來這裡過夜。」
「還有嗎?這樣的地方?」盛兮又問。
盛楠抿了抿唇,片刻後點頭「還有,大概有七八個吧。」
盛兮挑眉看了他一眼「都是洞穴?」
「倒也不是,還有樹屋。」盛楠看着盛兮臉色小心翼翼地回答,同時心裏頭想着該如何同盛兮解釋自己離開的原因,還有一會兒又該如何離開。
盛兮就像是沒看到其臉上閃過的各種掙扎,徑直越過他走進了洞穴。
此時,那洞穴地上放着兩隻盛兮說不出名字的鳥,身上血漬已經乾涸,但顏色尚淺。
盛兮指着那兩隻鳥問盛楠「什麼時候打的?」
盛楠快速瞥了眼那兩隻鳥道「昨,昨晚。」
她點了點頭,直接開口說「我餓了,你把這兩隻鳥清理一下,一會兒烤着吃。」
盛楠原本組織了一部分的語言,在聽到盛兮這話時不得不又咽了回去。
這洞穴旁邊恰有一條小溪,他知道盛兮這次既然能找到自己,那下次也一定會。而且,他本意不想讓盛兮傷心,唯有等一會兒同盛兮說明白了。
盛楠拔
着鳥毛,想着這次或許是真的同盛兮最後一次坐在一起吃飯,不免心中悲戚,手下力道沒了把門,那鳥的皮便接二連三被弄破。
待其拿着兩隻脫光了衣服的鳥進了那洞穴時,盛兮目光落在那兩隻鳥身上不禁嘴角一抽。
盛楠頗是尷尬地訕訕一笑。
盛兮收回視線,掏出火摺子將火引燃。
盛楠站在洞口愣了片刻,隨後默不作聲地走了進去,又動作利落地將那鳥架在了烤架上。
篝火點燃,將不算大的洞穴一下子照亮,有兩道影子隨着篝火的晃動倒映在石壁之上。
「兮兮,」盛楠最後還是主動開口,不說話的盛兮讓他心中害怕,「我……我其實……」
盛兮將其中一隻鳥翻了翻身,抬眸看向他「你想跟我說,你是逆黨寧王的兒子?」
盛楠一驚,下意識道「你知道了?」
盛兮反問他「你難道以為那些人還會替你瞞着?」
「啊,我沒有……」盛楠說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因為此刻盛兮那幽深的眸子正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令他當真如坐針氈。
好半晌過去,就在盛楠以為盛兮會說一些勸告的話時,忽聽盛兮一聲嘆息,隨後開口「盛楠,不管你是誰,你都是盛楠,不是嗎?」
盛楠猛地抬頭,下意識呢喃一聲「兮兮,我……」
盛兮又道「盛楠這個名字是我給你取的,只要你自己不想丟,那你永遠都是盛家的人。所以,只要你還想做
盛家的人,心中有了委屈,大可以跟我說一說。你放心,只要你不想往外傳,我便覺不告訴第二個人!」
盛楠聽着盛兮的話用力抿緊了唇,他特別想告訴盛兮,他不想丟!真的真的不想丟!若是可以,他寧可用身後十年換能同他們繼續在一起。
可是……可是他是一個被人拋棄的不祥之人啊!誰若是挨着他,將來厄運定會纏綿那人一身!
盛楠低着頭呢喃,壓根不知道自己竟然把心裏話就這樣說了出來,而後他便聽到頭頂上方傳來一聲異常乾脆的「屁!」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