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

深淵女帝本輕狂洛水傾綰

標籤: 鳳後 深淵女帝本輕狂 靈異 花貴君
經典力作《深淵女帝本輕狂》,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花貴君鳳後,由作者「洛水傾綰」獨家傾力創作,故事簡介如下:【【2019雲起華語文學徵文大賽】參賽作品】她,從深淵而來,容顏絕世,囂張輕狂。不料慘遭算計,一朝重生,竟成為鳳驚國草包太女……皇室親情,包藏禍心?朝堂後院,勾心鬥角?鳳輕狂邪魅一笑:呵!舉世皆朽木,唯我傲輕狂!【另一本《快穿之妖精當道》求支持~】...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2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木無心的話,溫柔又期待。
與方才對待應若憐的態度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鳳輕狂都有些懷疑這是不是一個人,這個人委實有些不對勁。
就像是什麼?是一個瘋子。
葉織緋被這種人瞧上了,以後焉有好日子過?
也難怪了葉織緋對他很是抵觸和厭惡。
鳳輕狂瞧着,心底嘆了口氣,眼中卻是有些興味。
「師姐,你瞧,我一不在你身邊你就把自己的身體弄成這個樣子……」
木無心說著嘆了口氣,語氣里是滿滿的心疼。
「師姐,我來救你好不好,然後你就留在我身邊好嗎?」
木無心的手馬上就要觸碰到葉織緋的臉了。
葉織緋只覺得一陣陰冷之氣傳了過來,她怕是要辜負太女殿下了,她實在是忍不住。
她對木無心的厭惡已經深入到了骨子裡,身體下意識的便想要推開他。
木無心的目光一直流連在葉織緋的臉上並沒有注意到她身體的變化。
可一旁偷看的應若憐卻是看到了。
葉織緋放到一旁的手握了起來,只是應若憐卻並沒有開口。
他的眸光閃了閃,心裏產生了許多想法,卻詭異的沒有提醒木無心。
他和木無心之間哪裡來的深厚感情,不過是他脅迫他罷了。
這一手超神入化的毒術,他哪裡能是他的對手?
他現在只想趕緊的要了解藥出來,好避這個木無心遠遠的,但願一輩子都不要相見了。
眼看着木無心的手一點點靠近,卻在距離葉織緋的臉一點的距離,停到了半空中。
他自嘲的笑了下,語氣很是哀婉「師姐,你不喜歡我碰你的吧?我差點都忘了……」
記憶里又一次便是他碰到了葉織緋的手,葉織緋她居然直接甩開了。
那個眼神,一直都是他心底的痛。
「師姐,你還在怪我嗎?那些男人有什麼好的?我不想你離他們這麼近,卻離我那麼遠……師姐,他們都該死啊……他們該死的……」
鳳輕狂聽着木無心的話,一瞬間心裏發冷。
就因為得不到,所以就亂殺無辜?
葉織緋曾說過,親眼看到他折磨別人,這麼久以來,日積月累的厭惡……
應若憐聽着木無心的話,心裏只覺得恐懼,同時也生出了一個詭異的想法。
「木公子……葉先生傷勢這麼重,你若是再不醫治,怕是……」
怕是什麼?怕是不行了?
木無心幾乎是一瞬間變了臉色,然後又恢復了平靜。
「師姐……你確定要讓我為你醫治嗎?」
他輕聲的說了句,讓鳳輕狂的心提了起來。
她對着空氣打了個手勢,那些個暗衛領命便包圍了隔壁葉織緋所在的房間。
這個時候,自然是葉織緋的安全最為重要。
葉織緋在木無心的注視下睜開了眼。
「木無心,你是想叛出師門嗎?」
葉織緋說著從床上起身,繞過木無心,語氣冷靜,沒有摻雜任何的私人情緒。
木無心當然知道葉織緋問的是什麼,可是那又如何?
「師姐嚴重了吧?無心可是什麼都沒做呢……」
木無心臉上帶着笑,專註的看向葉織緋。
「這些你還是留着跟師父解釋吧……」
葉織緋說著對着木無心伸出了手「拿來!」
「嗯?師姐讓拿什麼出來?我的心嗎?」
木無心裝作不知道葉織緋在說什麼,那些師門的典籍,他要來有什麼用?
他根本不稀罕那些東西,他只是太久沒有見到葉織緋了,所以才故意鬧出點動靜出來。
鳳輕狂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木無心裝傻充愣的本事簡直是一絕。
葉織緋的臉色隨着木無心的話,變得不好起來。
「木無心,我沒時間和你說這些有的沒的,你可以不給我,那麼師門也容不下你……」
葉織緋是絲毫沒有想要順着他的打算,不給可以啊,不給又不是弄不到。
人都找到了,還怕找不到那些東西不成?
木無心隨着葉織緋的話落,臉色不免也諷刺了起來。
「說的跟我稀罕你們師門一樣,要不是因為師門有你,我早就不在師門待着了……這十幾年,你是嫡支的弟子,可是師父教我什麼了?不傳授本事算什麼師父!一視同仁真的這麼難嗎?我看本就是師父看不上我罷了……」
木無心想學的一直都是和葉織緋一樣的東西,可是他卻只能學到個皮毛。
而用毒倒是有天分的緊,說到底這也不怪不得人家不教他謀略。
有道是,術業有專攻。
「強詞奪理,我不和你多說,你若不想在師門裡待了,我即刻便給師父送信……」
木無心的這個性情,遲早會害了師門。
還不如早點讓他脫離乾淨,免得以後為師門惹上是非。
「師姐,師門的典籍,你們是當真不需要了嗎?」
木無心的話裡帶了幾分威脅。
可誰知葉織緋的臉色都沒有變過,她平靜的看着木無心。
「若你不是師門中人,那麼手裡還拿着典籍,就別怪師門和你反目了……」
到時候光明正大的理由,便是對付他了又能如何。
木無心是學得一手好毒術,可是他也別忘了,他的毒術是跟誰學的。
師門人少,可耐不住受了他們師門恩惠的江湖人多。
那麼多能人異士欠着人情,給他們一個機會,都巴不得去。
這木無心到底是聰明還是蠢?
也難怪了師父不教他謀略和八卦。
愚蠢的人,總是沒有天分,而愚蠢的人,只會自掘墳墓。
木無心扯了扯唇,深深的看了葉織緋一眼。
反目?
呵……
在葉織緋的眼中,他一個活生生的人還比不上那些死物。
「我所作所為皆是為你,我沒有錯啊……現如今我只問你一句,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問你,你到底娶不娶我?」
木無心的眼神逐漸變得有幾分癲狂和狠毒。
就像是若是葉織緋不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他就不會讓葉織緋好過一般。
「你想知道她的答案,不如……來問問孤?」
鳳輕狂一腳踹開了房門,眉目間帶了幾分張狂。
「鳳輕狂!」
木無心不禁輕呼出聲,他是見過當朝太女殿下的。
「呦,還認識孤啊,也不是傻子,不過孤就怕你聽不清楚呢……葉織緋是孤的人,他若是想成親孤自然有決定權,與其問她不如問我?」
葉織緋無奈的看了鳳輕狂一眼,點了點頭。
「她說得對,我聽太女殿下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