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閃婚厚愛:封少,套路深!
閃婚厚愛:封少,套路深!

閃婚厚愛:封少,套路深!春風清木

標籤:
小說《閃婚厚愛:封少,套路深!》,是作者「春風清木」筆下的一部​都市,文中的主要角色有封煜宸喬伊染,小說詳細內容介紹:更何況,僅有的一個炭盆也被原主賣了。盛兮將目光從沈安和身上收回,視線掃過院子,隨後背起一個背簍,另外,將沈安和剛才劈柴用的斧頭也一併丟了進去。沈安和從柴房出來時,盛兮已經出了門。他沒興趣問盛兮上哪兒,只是看着消失的斧頭抿緊了唇...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3 22:2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旺財被一點都不知心疼自己的盛兮直接帶到了沈安和身邊,大手一揮便將它交給了對方,還不忘道「拿去用,旺財鼻子靈,是最好不過的探案工具!」
沈安和顯然沒想到盛兮會將旺財帶來,再看看在搖籃車裡滿眼委屈的旺財,忍不住道「這可以嗎?旺財的傷還沒好……」
「可以!」盛兮想都沒想直接保證,乜了眼旺財,嘴裏輕哼一聲說,「旺財精力無限,就算受傷了也沒事兒,用吧,放心去用!」
沈安和「……」
盛兮這恨得咬牙的語氣令他忍不住想笑,再去看旺財,發現對方竟是直接將腦袋縮進了前爪里。這是,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的旺財在盛兮離開後總算不再耷拉着腦袋,沈安和沒刻意拘着它,而旺財大概也吸取了兩次教訓,配合著沈安和辦案竟是意外地聽話。
聽話的旺財不容小覷,只用了一個時辰不到,就將藏匿在一個宅院里的煙囪里的孔靖找了出來。
那些本負責搜查的官兵一看竟是這個宅院,登時紛紛瞪大眼睛,有人甚至直接驚呼出聲「竟然真在這裡?可我們已經來來回回搜了三遍,竟是一點都沒發現!」
別說,他們還真搜過灶膛,只是見那灶膛里一點爬痕都不見,且那煙囪看上去也不過寬,越往上越窄,想來一個成年人定是鑽不進去的。誰成想,這煙囪竟是另有乾坤,裏面大的竟能容納兩個人!
眾人盯着旺財嘖嘖稱奇,尤其是此刻它渾身裹着繃帶的模樣。有實在喜愛的,竟是大着膽子去問沈安和,問旺財是公是母,有沒有下崽兒,或者乾脆想給它配個種。
沈安和聞言哭笑不得,而什麼都不知的旺財見那麼多人都圍着自己,竟是揚起了高傲的下巴,在眾人面前一展自己雄風。
這下眾人更是驚奇,想要讓旺財留種的人便越來越多了。
對此沈安和不得不道「旺財如今尚未成年,且旺財是我夫人的,各位若是有想法,可以去問我夫人。」
眾人聞言紛紛一噎,聽着沈安和這話的意思怕是不同意了。未成年嗎?可看着比一般的狗體型還要大啊!沈夫人,嗯,他們怎好真的去問!
然而沈安和當真不是不同意,的確是因為旺財是盛兮帶回來的,有關它的事情,尤其是這等事情,他覺得還是盛兮來做主的好。
他看出來眾人顯然是誤會了,不過看旺財眼下這般,他倒也沒着急將這誤會解開。
只是等將事情處理完,沈安和回去後還是將這件事告知了盛兮。
盛兮聽後不禁瞪大了眼,扭頭看向一旁的旺財道「配種?狗嗎?可以嗎?」
「額,這個我不知。」沈安和搖頭,同時也看向旺財,想了想後他說,「倒也是沒見過旺財對哪只小母狗感興趣。」
「唰」,盛兮倏地看了過來。
沈安和「……咳,或許是因為旺財還小,距離成年尚早。不急,等它大一點後再說吧。」
盛兮別有意味地瞄了眼沈安和,嘴角輕輕勾了勾,扭回頭再看旺財後說「這件事將來看它自己吧,自由戀愛嘛,它本質擺在那裡,將來找的伴侶定然也會要與它旗鼓相當。」頓了一下盛兮忽然又補充了句,「就是別濫情就好。」
沈安和「……」
總覺得盛兮這句話不止是對旺財說的。
孔靖被抓,錠陽府一時群龍無首。沈安和早早給朝廷去了信,等着朝廷安排一位信任知州下來,同時他也給出了建議,推舉崇泉縣令劉學明接替知州一職。
這次暗查劉學明出力不少,雖說自始至終他都被蒙在鼓裡,但沈安和能看出來,這位劉縣令是個干實事的人。與其朝廷再派下來一個對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人,不如就從當地選拔。
當然,這也只是他建議,究竟劉學明能不能接任知州一職,還是要看皇上的選擇。
而在等待朝廷認命下來的時間,沈安和一邊對滄金閣與寧王逆党進行着掃尾,一邊繼續編纂苗志。不管怎麼說,他來此明面上的工作就是修撰苗志。
至於盛兮這邊,劉學明的夫人終於見到了盛兮,甚是好顏的她一見到盛兮就喜歡。後聽說盛兮要在錠陽購買一間鋪子,更聽說她是商戶,作為同樣商戶出身的劉學明夫人當即自薦,作為嚮導幫其參謀,倒也是不怕他人說她巴結上官。
盛兮對劉學明夫人的坦蕩很是滿意,有了她在,原本還不算熟悉的錠陽,竟是不過三天時間她便摸了個透。同時選了個不算小的鋪子,外加一處倉庫。
將來這鋪子就作為盈安堂留在錠陽的一個門面,從青崖部落里收來的藥材會暫時存於倉庫。另外,因為運輸的次數較尋常的要多,所以盛兮打算直接組建個自己的鏢隊。
周客曾在鏢局干過,所以這組建鏢隊之事便交給了他。而盛兮則負責盈安堂的招聘。
如此半個多月過去,朝廷的認命終於下來。騏文帝同意了沈安和的推舉,直接認命劉學明為錠陽信任知州。
從七品升至五品,這驚喜砸的劉學明有些懵,直到其夫人狠狠掐了他一把,劉學明才從嗷嗷慘叫中回神。旋即,便是控制不住的喜極而泣。
夫妻二人本不知這件事背後有沈安和的助力,還是來傳旨的人悄悄告訴他,是沈安和在皇上面前力薦,他才有了如此機遇。
夫妻二人聞言彼此對視後,便是各種感嘆。這當真是出乎了他們意料,而劉學明夫人更是道「沈大人不曾藉此邀功,沈夫人更是對此提都不曾提,老爺啊,沈大人和沈夫人是可交之人啊!」
「是是是!夫人說的是,沈大人是我劉某的貴人,我要銘記於心,銘記於心啊!」
於是乎,等那傳旨的人一走,當天晚上,劉學明與其夫人便帶着重禮來尋沈安和夫婦。
只可惜,那重禮未能送出去,反倒劉學明被沈安和說了一通。
不過劉學明絲毫不生氣,知道沈安和的訓斥皆為了自己。
但對方不收禮,他總是要有些表示,最後還是在其夫人提醒下,劉學明決定,等盛兮這鋪子正式開啟後,他定要叫人好好關照。
又是一個月過去,沈安和負責修撰的苗志終於完成,而盛兮這邊不論是盈安堂還是鏢局也都走上了正軌。
於是,在某一日的清晨,他們告別劉學明,收了儀仗,靜悄悄地離開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