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

秦薇淺封九辭秦薇淺封九辭

標籤: 秦婉兒 秦薇淺 秦薇淺封九辭 都市
秦婉兒秦薇淺是都市《秦薇淺封九辭》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薇淺絕望的癱坐在地上,稚氣未脫的小臉一片煞白,顫抖着小手緊緊的抓住母親的袖子,顫着聲音央求:「媽,求求你別把我交出去!」尖酸刻薄的婦人毫不留情的甩開她的手:「你不陪黃總,你姐姐出國留學的學費誰來交?」「可我也是你的女兒,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你怎麼能為了姐姐,將我賣給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秦薇淺委屈。胡...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8 04:5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封九辭對秦薇淺的意見非常大。
秦薇淺聽着封九辭這可憐兮兮的聲音,竟然覺得自己好像也確實有那麼一丁點過分,她也不好說些什麼。
「行吧,那我就暫時陪着你。」秦薇淺沒有拒絕封九辭。
男人抱着她,在她耳邊親了一口。
秦薇淺的嘴角彎了彎「親我做什麼?」
「你好看,所以親你。」男人的聲音低沉好聽。
秦薇淺臉頰一熱,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十分害羞地說「說好的只是陪你,不能再做任何不規矩的舉動。」
「不行。」封九辭不樂意。
秦薇淺拿封九辭沒有辦法,生氣地咬了他下巴一口。
男人眼底閃爍着複雜的光芒,一把摟着秦薇淺,狠狠吻上她的唇。
不巧的是這時門外剛好傳來女傭的聲音。
「小姐,封先生,晚餐的時間已經到了,少東家邀請你們下樓用餐。」
封九辭蹙眉,陰沉着臉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有點討厭忽然冒出來的女傭打擾了她的好事。
秦薇淺笑着朝封九辭眨了眨眼睛「還不把我放開?」
「不放。」封九辭不肯鬆手。
秦薇淺說「不吃飯了?」
「不吃。」封九辭態度十分強硬。
秦薇淺嘴角彎了彎「待會兒我舅舅親自上來查看情況,可就沒有這麼好解釋了。」
封九辭垂下眸簾。
秦薇淺漂亮的大眼睛閃了閃,眉眼中充滿狡黠。
封九辭拿秦薇淺沒有辦法,就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
「走吧,下樓吃飯。」他沉聲說道。
秦薇淺連忙穿上鞋子。
江珏已經醒了,在樓下也不知道跟吳揚說些什麼。
吳揚瞧見秦薇淺下來,很禮貌地問候一句「小姐好。」
「嗯。」秦薇淺淡淡回了一句,走到江珏身邊坐下「舅舅在忙什麼啊?不吃飯嗎?」
「在等你。」江珏的聲音冷漠。
秦薇淺說「舅舅還有事情要忙?」
「已經忙完了。」江珏沉聲說道。
封九辭卻在此時少補了一句「我剛好有些事情要跟你談。」
「好。」江珏很爽快地答應了。
兩人在一旁直接議論起來,秦薇淺好幾次想要插話,卻發現自己根本就說不上話,她也就學聰明了,乾脆閉上自己的嘴巴一句話也不說,就默默在一旁聽着兩人交談。
得知封九辭最近被不少人找了麻煩,江珏一點也不覺得意外。
他說「我已經把整個王室都給得罪了,一些奧斯帝國的豪門企業也因為我的事情多少受到了一點牽連,你初來乍到,他們對你都不是很了解,突然接手我的公司,一定會有特別多人看輕你,找你的麻煩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他們倒是不難解決。」封九辭沉聲說道,他要對付那些人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只是這個度,封九辭不知道控制到多少對江珏來說才是最合適的。
江珏也是個聰明人,知道封九辭其實心中存在擔憂,他說「反正我們日後也是不會在奧斯帝國繼續住下去了,至於如何反擊,你自己看着辦吧,不需要給我留面子。他們那些人在做事情之前就沒有顧及我的感受,你反擊的時候也不必給他們好臉色。」
「嗯。」封九辭沉聲。
兩人聊了十來分鐘。
秦薇淺有點餓,問「我們能不能邊吃邊說?」
「餓了你就自己先去吃飯,不必等着我們。」江珏沉聲說道。
秦薇淺說「那不行,我一個人吃飯多沒意思。」
「怎麼,你還指望着我陪你?」江珏反問。
「沒有。」秦薇淺直接搖搖頭。
「行吧,吃飯。」江珏起身,朝着餐廳的方向走去。
秦薇淺看看四周發現少了個人「伊蘭呢?怎麼不邀請伊蘭一塊過來?」
管家說「伊蘭小姐和徐嫣在別處吃了。」
秦薇淺有些驚訝。
「她們怎麼不來跟我們一起吃飯……」
「想必是不想跟你舅舅坐在一起。」封九辭補了一句。
江珏勾起嘴角,不說話。
秦薇淺蹭蹭蹭走上前,她說「舅舅,你平時能不能不要老是板着一張臉,怪嚇人的。」
江珏勾起嘴角「嚇到你了?」
「這倒是沒有,可是伊蘭不敢來見你,肯定是因為你太凶了。」秦薇淺回答。
江珏說「她只是想要避嫌,她既然要這麼做,我們就不要打擾她。」
江珏還是很清楚伊蘭的為人,他知道以伊蘭的性格,是不會給江珏帶來沒必要的麻煩,所以能夠遠離江珏的時候,伊蘭都會選擇和江珏保持距離。
這次出車禍秦薇淺和徐嫣雖然沒出事,但是江珏知道伊蘭其實一直都非常自責,以至於她都不敢出現在江珏面前。
江珏其實挺心疼伊蘭的,但他不會去影響伊蘭的每一個決定,她想要做什麼,江珏都會贊同,哪怕是和他們斷絕關係……
這些話江珏不會跟秦薇淺說,他只是沉默了片刻,眼底的眸光閃爍。
「吳揚,莫爾扎那邊是什麼情況?」江珏詢問吳揚。
吳揚哭笑不得「還是躲在家裡不出門,之前有記者會,莫爾扎也不敢出來了,也不知道在背地裡搞什麼,總感覺他在謀劃一些不好的事。」
「他現在能做的事情,不是除掉伊蘭就是除掉我,哼,也算他有幾分膽識。」
江珏不屑,雖然看不起莫爾扎,但是不得不說的是,莫爾扎確實比國王有幾分魄力,至少國王不敢真的正面跟江珏對抗,更不敢下殺手,因為國王很清楚這十多年來,江珏已經在奧斯帝國站穩了腳跟,有了自己的根基,加上江珏這樣的財閥,確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國王想要跟江珏叫板,不僅需要足夠的膽量,還需要絕對的氣魄。
國王很清楚不管自己怎麼做,到最後也都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下場,他不敢賭。
莫爾扎倒是好,沒有任何後盾,卻敢和江珏叫板,也不知道哪來的底氣。
江珏皺眉,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他問「龍清河呢?」
「龍清河?好端端的少東家為什麼忽然問起他?」吳揚一愣。
江珏說「他是不是失蹤了很多天?」
吳揚這才意識到,他們這些天都沒有關注到龍清河的動態,準確的說他們根本就沒有去注意過龍清河。
吳揚說「少東家的意思是,莫爾扎已經和龍清河勾結在了一起?」
江珏冷聲說道「莫爾扎單是一個人,絕對不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鬧事,更不敢動我的人,他真的要做,也不可能讓自己的人去做。但是謀害王室這種事,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吳揚恍然大悟「我知道了,莫爾扎勾搭上了龍清河,借用龍清河的力量準備除掉伊蘭。而剛好龍清河對少東家的意見非常大,所以龍清河出手的時候會順便把小姐也一塊解決掉。這也是我們為什麼明明找到貨車司機,最後卻抓不到兇手的原因。」
「跟龍清河來到奧斯帝國的人,都是一些沒有身份的人,隨便派出一個人來做這種事,就算我們報警,也找不出這個人。」
吳揚怒氣沖沖「少東家,我這就去把龍清河這個王八蛋給揪出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