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魔法師拉斐爾傳
魔法師拉斐爾傳

魔法師拉斐爾傳殘硯

標籤: 亞爾維斯 拉斐爾 靈異 魔法師拉斐爾傳
精品靈異小說《魔法師拉斐爾傳》,趕快加入收藏夾吧!主角是拉斐爾亞爾維斯,是作者大神「殘硯」出品的,簡介如下:車門一關上,眼淚嘩地流下來,新傷加舊痛,疼得她只想蜷着。司機搬起行李箱放進後備箱里,上車,發動車子。看着車子疾馳離去,顧北弦唇角的笑直直地僵在那裡,眼睛裏的光一點點暗下去。回到蘇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4 09:0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顧北弦返回房裡。
推開門,看到蘇嫿正坐在飄窗上,隔着玻璃望向大海。
她纖細窈窕的背影,透着些許落寞。
顧北弦心裏一疼,邁開長腿,走到她身後,坐下,從背後環住她的細腰,聲音調柔問「在發什麼呆?」
蘇嫿失望地說「我又來月經了,還是沒懷上。」
顧北弦眼神暗了暗,「沒事,我們下個月繼續努力。」
蘇嫿惆悵,「別人懷孕那麼容易,我怎麼就這麼難?」
顧北弦溫柔地親吻她的髮絲,「該來的總會來,不要急。」
「再努力兩個月,如果還懷不上,我們就去做試管嬰兒吧。我問過醫生了,趁年輕,做試管嬰兒成功率高。年齡越大,成功率越低。」
顧北弦聲音發硬,「不想你受罪。」
蘇嫿深呼吸一聲,「你知道嗎?我現在特別渴望要個孩子。走在路上,看到別人家的小孩,我都控制不住,想去抱抱摸摸,親親。我想要孩子,都快想瘋了。」
顧北弦心說,我何嘗不也是?
不過這種話,他不能說。
說出來,蘇嫿壓力會更大,也會更自責。
顧北弦把她抱在懷裡,抱得很緊,「金石為開,我們一定會有自己的孩子。」
「馬上就要過年了,過了年我就二十六了,用不了幾年就到三十了。三十歲前,如果還懷不上,三十歲後更難懷。」
顧北弦安慰道「過了年,你也才二十六歲,還很年輕,不急的。」
蘇嫿默了默,「陪我出去走走吧,散散心。」
「好,你多穿點。」
他找了外套,拿給她。
來的時候,知道要在這裡過夜,他特意準備了帽子和圍巾,都給她戴上。
蘇嫿被裹得嚴嚴實實的。
兩人一起走出去。
保鏢跟在身後,亦步亦趨。
海風濕冷,透着咸濕的感覺,是海的味道。
月亮又大又圓,懸在墨藍色的天上,月光溫柔地灑下來,把海景襯得很美。
兩人手牽手,漫步在海邊。
保鏢忽然警惕地回頭,瞅一眼,對顧北弦說「顧總,有人跟着我們。」
顧北弦和蘇嫿聞言,也紛紛回頭。
果然,看到遠處一道身影,一身黑衣,正遠遠地尾隨着他們。
那道黑影,越走越近。
眾人看清了來人的臉。
是秦野。
待他走近,顧北弦問「怎麼還沒睡?」
秦野淡聲道「不困,看你倆出來了,怕有安全隱患,就跟出來看看。」
顧北弦心裏暖融融的。
難得他在那種粗粗糙糙的環境下長大,卻這麼暖。
顧北弦抬手拍拍秦野的肩膀,想說,我對老顧說了,要把我的位置讓給你,可是老顧不同意。
張了張嘴,終是沒說出口。
太現實的東西,容易傷人。看書溂
本該是大男主的角色,卻因為幼年丟失,淪為配角。
換了誰都會憋屈,會怨天尤人,會充滿戾氣,甚至睚眥必爭,可他卻不爭不搶,十分難得。
幾人在海邊默默地走了半個小時。
一起返回去。
進了酒店大門。
秦野看到休息區的沙發上,坐着個熟悉的身影。
短髮,脖頸細長,背影瘦削卻有力。
是鹿寧!
秦野眼睛一亮,加快腳步朝她走過去,「你怎麼回來了?」
鹿寧眼睛亮晶晶的,唇角漾起淺淺的梨渦,「說好的要保護你,我不能食言。」
秦野笑,「傻不傻,我這麼大個人,要你保護?」
鹿寧也笑,「你才傻。」
蘇嫿羨慕地瞅着兩人,「還是談戀愛好啊,說個『傻』字,都能樂半天。看到對方,眼裡就沒了旁人,只有彼此。結婚後,就不行了,各種煩惱層出不窮,要面對棘手的公媳關係。生不出孩子,還壓力山大。想想我和你還沒談過戀愛,就閃婚了,很虧。」
顧北弦輕輕握住她的指尖,「我們談過的,離婚後談的,你忘了?」
「那不算,不夠甜。」
「你想要多甜?」
蘇嫿抬起小巧的下巴,「像他們這麼甜。」
顧北弦微挑眉梢,「蘇嫿同學,你今天有點任性啊,時光又不能倒流,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
蘇嫿挽起他的手臂,「壓力太大了,就想任性。」
顧北弦寵溺一笑,「好吧,任性吧,你想怎樣,就怎樣。」
蘇嫿笑容酸甜。
顧北弦握着她的手,一起回房。
讓服務員幫她準備了益母草紅糖水,又打開空調暖風。
衝過澡後,顧北弦把蘇嫿抱在懷裡,手伸到她的睡衣里,幫她溫暖冰涼的小腹。
多想那裡快點孕育出一個孩子。
真的,他都恨不得在自己肚子里安個子宮,替她懷。
同一時間。
隔壁房間。
鹿寧在沙發上坐着,坐姿略有些拘謹。
也是奇怪了,以前和男同事出任務,半夜不是沒一起待過,都沒覺得有啥。
可是和秦野,就有點放不大開。
果然,男同事和男朋友,是不同的。
秦野倒了杯熱牛奶,遞給她,「你回來,你爸媽沒怪你?」
鹿寧耿直地回道「沒,是我爸讓我回來的。」
秦野十分意外。
臨走的時候,鹿巍還說讓鹿寧矜持點。
結果,晚上又讓鹿寧回來。
這要是換了那種輕浮的登徒浪子,還不知要怎麼想鹿寧,難免會輕看她。
鹿寧也察覺到了,「這樣是不是不太好?我不該來的,可是我怕你有危險。那次在西北古城,要不是我聽到壞人說話,你就被人拿亂刀砍了。我不想你出事,不想沒有你……」
她越說聲音越低。
硬來硬去的性子,能說出這種話,很難得了。
秦野垂眸望着她,堅硬的心化成一團水。
他走到她身邊坐下,把她環在懷裡,溫柔地親吻她額角。n
是很虔誠的吻,不帶任何慾念。
鹿寧抓着他的衣襟,低聲說「我爸還說,讓我拿捏好你,給你點甜頭,但是又不能讓你輕易得到。可是我不會拿捏男人,只會直來直去。我也沒談過戀愛,搞不好分寸感,就很實心眼。」
秦野心說,還用拿捏嗎?
我整個人從上到下,從外到里,都是你的,隨便拿捏。
不要客氣。
但是這種話,他說不出來。
秦野笑笑,「這種話以後不要告訴我了,你爸知道了會生氣。」
「我不想隱瞞你,也不想對你耍心眼,說出來,我心裏好受些。我爸他,就是有點急功近利,但是人不壞。」
秦野把她按進懷裡,「你坐會兒,等會兒我送你回去。」
「我爸也這麼說的,讓我來坐會兒就回去,不要留宿,說你父母知道了,會看輕我。」
秦野哭笑不得。
合著鹿巍讓鹿寧來吊他胃口呢。看書喇
把他當魚了,把鹿寧當餌,一松一緊,勾着吊著的。
秦野鬆開鹿寧,凝視着她,「小鹿你聽着,我心裏只有你一個。不會因為我是誰的兒子,發生變化。你不用緊張,更不要有壓力,也不要因為你爸的話,就失去自我。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別因為他們,搞得咱倆的關係變了質。」
鹿寧定定地望着他。
沉默許久。
她才開口「本來我挺自信的,可是被我爸這樣說那樣說,整迷糊了。別看我很能打,可是在感情上,就是個白痴。你家跟我家差距太大了,你長得又這麼帥,可供挑選的人很多,我怕你以後,不要我了。」
秦野想笑,又覺得心酸。
這傻孩子。
他愛她,愛得眼裡都沒有旁人。
她卻患得患失。
那麼利落果敢的一個女人,帥里帥氣的,也會患得患失了。
這該死的愛情。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