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落花替身
落花替身

落花替身李宗恪周媚魚宋明嫣

標籤: 何艷芳 凌曼嵐 落花替身 都市
凌曼嵐何艷芳是都市小說《落花替身》中涉及到的靈魂人物,二人之間的情感糾葛看點十足,作者「李宗恪周媚魚宋明嫣」正在潛心更新後續情節中,梗概:養最新章節!「你聽說了嗎?沒想到呀,我之前還覺得那個公司不錯……」「看了看了,你也知道呀?」「鬧的這麼大,怕是沒人不知道吧。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我也看走眼了。」……x市大街小巷飛速流傳着一個又一個的傳聞,但是沒有人知道消息最初是從哪裡傳出來的。傳言具體的內容就是:x市著名集團季氏參與洗錢,緊隨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1 15:1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但事情還是要解決的,一直站在也不是辦法。
工作人員還在一旁等待着,季凌白和季凱風走了過去。
還沒說上兩句話,席俊涵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失魂落魄的走了過來。
「我妻子的遺體呢?」席俊涵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沙啞。
「已經送到太平間了,稍後辦理完手續可以帶家屬看一下。」雖然見多了這種場景,但每一次,還是很不忍心。
席俊涵茫然的點點頭,用顫抖的雙手接過了醫護人員手中的通知單。一瞬間,淚如雨下。
席子墨也走了過來,這個一向陽光的少年此時不發一言,將悲傷全部掩藏在心底。
隨後四人一起去了太平間,因為剛剛宣布死亡,所以凌曼嵐的身體上並沒有出現結霜的現象。
而且,身體表面也是比較完好的樣子,席俊涵一直拉着凌曼嵐的手,好像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席子墨這個時候好像才徹底放開,拉着凌曼嵐另外一隻手不停地哭泣。
季凌白不知道自己的眼淚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發現的時候已經怎麼也止不住了。
凌曼嵐這麼好的一個人,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死去。尤其是還是在自己重生之後。
季凌白再次想起了出發時的不安,本以為是飛機失事,現在看來,難道是轉移到了席子墨他們這邊。
最終導致了凌曼嵐的去世嗎?季凌白不確定,但心裏止不住的這麼回想。
季凱風在一旁看着,心中也有些悲涼。席俊涵和凌曼嵐的感情他們是一直看在眼裡的,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席俊涵會怎麼樣。
「你們先出去吧,我想在這裡陪陪曼嵐。」季凱風還在思考的時候,席俊涵開口了。
這個時候,沒有人會繼續在這了阻止。就連本來想在這裡留着的席子墨也被季凌白帶走了。
「給他們一點獨處的時間。」季凌白在席子墨耳邊輕輕地說道。
席子墨渾身一顫,慢慢的站了起來,跟着季凌白走了出去。
回頭看着兩人的季凌白並沒有發現席子墨顫抖的緊緊握住的雙手不停的留出紅色的液體。
當這裡只剩下席俊涵和凌曼嵐的時候,席俊涵慢慢鬆開了凌曼嵐的手,撫上了對昂有些冰冷的臉頰。
不住的親吻,希望能讓這份冰冷回溫。小聲的呢喃,「曼嵐,曼嵐,曼嵐……」
男人低沉的嗓音在空曠的房間里不住的迴響,聞者傷心。
季凌白和席子墨站在們口,時刻注意着裏面的情況,當然也聽到了席俊涵的聲音。
季凌白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她覺得凌曼嵐的死和自己脫不了干係。
席子墨又何嘗不是一樣,在席子墨看來,自己母親根本就不用死的,如果不是為了護住自己。
也許是母愛天性,危難發生的那一刻凌曼嵐直接將還在自己身旁睡覺的席子墨攬進了懷裡。
等待救援的時間裏,席子墨困在裏面一動也不能動的時候,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緊貼着的胸膛心跳聲逐漸變弱。
他不停的叫着媽媽,但是回應他的只有血液滴落的聲音,嘀嗒——嘀嗒——
不敢在深入的想下去了,席子墨怕自己情緒失控。
兩個沉浸在思考中的人都沒有發現對方的情緒很不對勁。
良久,席俊涵從裏面走了出來。
席子墨啞着嗓子叫了一聲爸。
席俊涵點點頭,將自己的兒子緊緊地抱進懷裡。「以後,就只有我們兩個人了。」
雖然知道自己妻子的死有自己兒子的一部分原因,對席俊涵沒有辦法對自己妻子付出生命守護的孩子不好。
靠在父親肩膀上的席子墨發出今天的第二次痛哭。一旁的季凌白被他的哭聲驚醒,卻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當真正意識到自己應該上去的時候,兩人已經分開。
「我們去為你媽選擇一處比較好的安息的地方吧。」
席子墨默默點頭,跟在席俊涵身後。
被留下來的季凌白和季凱風面面相覷,但此時此刻他們都沒辦法也沒資格走上去說些什麼。
活下來不是錯,只是讓別人傷心了。
看着兩人越走越遠,季凌白跟着季凱風去了自己母親的病房。
何艷芳傷的也不輕,一條腿至今還懸在空中。也沒有醒來,季凌白不知道自己應該是什麼心情。
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她沒有資格,也沒有心思去思考任何事情。
更晚一點的時候,席俊涵帶着席子墨過來了。
季凌白和季凱風都有一些尷尬。
倒是席俊涵好像調整好了的樣子,邀請兩人參加凌曼嵐的追悼會。
之後還和季凱風說希望能得到他的幫忙。因為席俊涵家裡沒有什麼其他的親人了。
季凱風當然是同意了,之前一直沒有說,就是怕席俊涵看到何艷芳會覺得難受。
現在席俊涵已經想開了,他這個一直以來的好鄰居,好夥伴還是各方面都願意提供幫助的。
又過了一天,席子墨的情緒還是很低沉。但卻走到季凌白面前,讓季凌白通知凌志。經過席子墨提醒,季凌白才想起來這回事。
畢竟席子墨已經和凌志見過面了,如果沒有這件事就可以不通知那邊了。
「你問過你爸了嗎?」席俊涵和凌曼嵐的事情,季凌白也是知道一些的,所以這件事情還是要徵詢席俊涵的意見。
席子墨沒有抬頭,低低的聲音傳了出來。「我爸沒有意見。」
席俊涵都沒有意見了,季凌白當然也不會說更多。「那我馬上通知。」
這種事情,其實季凌白是有一些不好說的。「凌總,最近有時間嗎?」
接到季凌白電話的凌志有些奇怪,自從和席子墨見面之後,知道席子墨不喜歡有人跟蹤,他就沒有安排人跟着這邊了。
不過對這邊的事情還是保留着一份關注的,所以他其實知道小妹凌曼嵐帶着外甥去旅行了,同行的還有季凌白的母親。
「那要看是什麼事了。」的確,到了他這個地步,有沒有時間還不是他的一句話。
季凌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你知道凌媽媽他們去旅行的事情嗎?」
「知道呀,回來了?玩的怎麼樣?開心嗎?」凌志的聲音還是很爽朗的,一旁的席子墨都聽得清晰,眼中又開始瑩潤着淚水。
感受到席子墨的情緒,季凌白直接說出了主要問題,「他們回來的時候遇到了意外,凌媽媽已經去世了。」
「你說什麼?」凌志有些沒反應過來。
既然已經說出口了,接下來就沒有那麼困難,「追悼會定在三天後,你有時間來嗎?」
「我不相信!」凌志直接掛斷了電話。
季凌白看着黑了的手機沉思,我也不願意相信。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相信就不是真的。
季凌白看着身邊同樣哀傷的席子墨。
「子墨,一切都會過去的,你還有我呢。」席子墨看着季凌白,嘴巴張了張,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時間轉眼來到了三天之後,追悼會開始前。
季凱風和席俊涵已經先行過去了,而季凌白則是和席子墨一起去領遺照。
凌曼嵐年紀輕輕,誰有沒有想到會遇到這樣的事情。遺照是用之前的證件照放大的。
季凌白和席子墨一起坐在後排,沒有說話,氣氛很沉默。
漸漸地,季凌白聽到牙齒撞擊在一起發出的細碎的聲音,在密閉的空間中,有些莫名的詭異。
也是這個時候,季凌白髮現席子墨的身體居然在輕輕地顫抖。以為對方是覺得害怕了。
但是,隨着時間的延長,季凌白甚至感覺到席子墨的呼吸都不拿有規律了,抱着遺照的手也越發收緊,看向對方的臉。
發現此刻的席子墨居然是雙目緊閉,臉上全是細密的汗水。
季凌白有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甚至想讓司機調轉車頭去醫院的時候。
席子墨開口了,緊緊地握着季凌白的手。「我沒事,我們快點過去吧。」
季凌白看着席子墨,還是很不放心。「真的沒事嗎?」
「沒事。」席子墨咬着牙回答。
季凌白只能緊緊的將席子墨抱着,以減免對方的恐懼。
心底的猜測越發清晰,季凌白很希望自己的想法是不正確的,但席子墨的表現明顯不是這麼說的。
到了之後,季凌白浮着席子墨下車。到外面之後,席子墨的情況才慢慢的好轉。
季凌白看着席子墨的一系列表現,心中更是沉了沉。
剛準備往裏面走的時候,一個聲音叫住了季凌白。
季凌白回頭,就看到了有些說不出頹廢的凌志。
「你來了?」季凌白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好像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凌志手中捧着一束淺紫色的桔梗,「這是她生前最喜歡的花,我帶來陪陪她。」
季凌白也能理解凌志現在的心情,讓對方跟着自己一起進去了。
季凱風正在門口招待賓客,何艷芳已經醒來了,一會兒他還要去照顧對方,至今他們還沒有告訴何艷芳凌曼嵐的死訊。
三人一起走了進去,和席俊涵說明凌志的身份之後,季凌白就和席子墨一起去門口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筆趣閣閱書閣
『m.yshuge.Co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