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戰少甜寵冷颯妻

標籤: 林初瓷 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 林韻兒 都市
都市小說《林初瓷戰夜擎小說免費閱讀全文》,男女主角分別是林初瓷林韻兒,作者「戰少甜寵冷颯妻」創作的一部優秀男頻作品,純凈無彈窗版閱讀體驗極佳,劇情簡介:他是整個帝國最陰鬱暴戾的男人,不近女色,卻因一場意外與她聯姻。白天暴躁冷冰冰,夜晚卻把她抱在懷裡,逼進角落,霸道不失溫柔的求愛,一遍遍吻着她的唇,想要把她揉進骨髓里。「瓷瓷,說你愛我。」「這輩子只做我的女人可好?」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從此後眼裡心裏滿世界裏只有她一人。...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2: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成事在天謀事在人。為了我好朋友,為了你好兄弟,為了他們的幸福,缺德我也認了。」
如果說之前藍初瓷沒辦法挽留兩人的感情,那麼現在,她要成全這段感情,不讓他們彼此留下遺憾。
播放廳內,影片還在繼續,沈薇薇的眼淚似乎就沒有干過。
堅持看到快結尾的時候,突然播放廳的一側冒出一股濃煙,有人發現了,驚呼一聲「起火了,快跑。」
這些入場的觀眾們一個個都是提前安排好的龍套演員,他們看到冒煙後,全都麻溜的開溜。
王奕博還有趙小穎他們也第一時間離開座位跑了出去。
場面雖然變得緊張凌亂,可是人們的腳步卻絲毫不慌亂,好像經過提前演習過一般。
演播廳里的人很快就跑光了,沈薇薇從悲傷和眼淚中回神,看見人們都跑走,身邊的相親對象也不見了,她才起身。
包掉落在地上,她彎腰去撿自己的包,這時候,季少白衝到她面前,喘氣道,「起火了,快走!」
他是全場唯一一個折回頭來尋找她的男人。
他們再重逢時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一句。
來不及多想,男人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要將她帶走,沈薇薇還沒拿到自己的包,「我……我的包……」
季少白回頭看了一眼,快速跳過去幫她把座位下面的包找出來,又快速返回,拉着她就跑。
此時演播廳里濃煙已經瀰漫,擋住了去路。
沈薇薇哭得眼睛都紅腫,加上煙霧太濃,現在也看不清哪裡是路,只能任由男人牽着她的手腕,帶她離開這裡。
外面的走廊也有不少煙,遠處還有人跑來跑去,整個影院看起來都處於一種緊張到窒息的氛圍里。
季少白拉着她往出口跑,可是那邊濃煙里可以看見明火,根本就闖不過去。
「那邊出不去。」
沈薇薇急的叫道。
「跟我來。」
季少白牽着她朝反方向跑去,去尋找別的出路。
兩人在影院里跑了好久,發現了安全通道,可是門都被鎖了起來,根本打不開。
身後的濃煙像是會追蹤似的,很快順着走廊蔓延過來。
季少白試了好多辦法,都沒能衝破安全通道,最終只能拉着沈薇薇躲進旁邊的一間空房間。
「現在怎麼辦?出不去怎麼辦?」沈薇薇急得六神無主。
「我已經打過火警電話,肯定也會有其他人報警,我們只能等着救援了。」
季少白喘息着看着眼前的女人,沈薇薇睫毛上的眼淚還沒有干,濕濕的,眼睛紅紅的,像只惹人愛憐的兔子。
沈薇薇只能等外援,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
「你的相親對象怎麼不帶你一起走?把你一個人丟下了?」季少白問。
「逃生是人的本能,只怪我自己動作太慢了。」
沈薇薇沒有責怪王奕博,畢竟她也不知道人家王奕博是按照劇本在走,只有他們兩個人是臨場發揮。
她抬頭看了一眼季少白,張口說了一聲「謝謝」。
確實需要向他道歉,因為所有人都跑了,只有季少白不顧危險,跑回來找她。
她的心裏很感動。
季少白把手臂撐在她的腦袋旁邊,居高臨下的說道,「我為什麼要回來救你?燒死你算了,誰讓你是個狠心的女人呢!燒死一個,就少一個。」
「……」
沈薇薇沒有說話,她只是盯着眼前的男人。
她發現他現在的模樣有了很大的改變,以前的他,是養尊處優的闊少,皮膚比她的還白。
現在他頭髮短且精神,皮膚健康,身體壯碩,看起來更有男人味道。
季少白也在打量她,一陣子不見,她似乎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變得更有氣質和魅力,舉手投足都帶着自信與優雅。
但是,他所喜歡的肉肉都被她甩光了,這點令他不滿。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都瘦成排骨了,我不喜歡排骨精。」
男人無情的吐槽,沈薇薇沒好氣道,「我變成什麼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以為我想管你。」
季少白的心裏不僅愛着她,還怨恨她。
怨恨她當時的絕情,怨恨她對他的放手和拋棄。
「那你為什麼跑回來找我?」
「因為我賤,行嗎?總喜歡用熱臉蹭人家的冷屁股。」
「……」
男人的話讓沈薇薇無語,兩人爭吵幾句,沈薇薇轉移話題道,「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我也不想和你吵,我們得想辦法快點出去。」
她想打電話出去,但是季少白阻止她,「打什麼電話,一起等死吧!」
「你不想活了?」
沈薇薇覺得他又開始發瘋了,還瘋得不輕,玩命的那種。
「是啊,是不想活了,早在你拋棄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被你殺死了。你看看你的手,沾滿了我的血!」
他把沈薇薇按在牆上,目光冷冽的盯着她。
「……」
沈薇薇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眼淚,再次涌了出來,心口也跟着難受起來。
看着女孩流淚,季少白的心也跟着疼了起來,其實他很想對她說,薇薇,能再見到你,我好開心,你回來了真好。
可他終究沒有說出那些話,他知道他和沈薇薇之間還隔着一段很寬很寬的河流,他們沒辦法像久別的情侶那般相見即相愛。
他必須要找到跨過那條河的辦法,才能重新走進她的心裏。
兩人沉默了許久,季少白才打破沉默的氛圍,「你不是說,不想談感情嗎?為什麼今天會和那個男的相親?」
「人總是得向前走,我也要開啟新的生活。你不也一樣?和別的女孩在相親?」
沈薇薇想問問他,怎麼好意思質問她的,他能和別的女孩相親,她就不能和別的男孩相親了嗎?
女人變得伶牙俐齒會狡辯了,季少白哼笑一下,「是啊,你說的對,人總是得向前走,要開啟新的生活。所以,我也不會總是抓着過去不放。我已經早就把你忘了。」
男人的話故作輕鬆,可是卻讓沈薇薇心裏越發的難過起來。
這就是被人遺忘的感覺嗎?
酸酸的,疼疼的。
可是她的心裏,那麼努力的想要忘記,但怎麼也無法忘記啊!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