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寒門梟士金鋒
寒門梟士金鋒

寒門梟士金鋒金鋒關曉柔

標籤: 關曉柔 寒門梟士金鋒 靈異 金鋒
靈異小說《寒門梟士金鋒》,現已完結,主要人物是金鋒關曉柔,文章的原創作者叫做「金鋒關曉柔」,非常的有看點,小說精彩劇情講述的是:不過家裡多了一口人,不僅多了一張嘴,每年還要多交一份稅,敢選妾的人家很少。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適齡姑娘就算參加了送親隊也嫁不出去。雖然這是客觀原因造成的,但是依舊要罰兩成賦稅。這樣的姑娘便被稱為「賠錢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27 12:1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正常情況下,蒸汽船遇到襲擊,也不會老老實實停着一動不動,見到勢頭不對,也會逃跑。
可是這次東蠻單于有備而來,提前把這些木筏藏在了北邊一處小山後邊,劉鐵他們在渝關城上根本發現不了,也沒有給金鵬預警。
那座小山距離渝關城不算很遠,加上今天北風很大,木筏群很快就沖了過來。
鎮遠一號雖然是這個時代最先進的戰艦,但終究是蒸汽船,每次都需要先把鍋爐里的水燒開,然後才能啟動。
之前劉鐵和金鵬都沒想到東蠻人有能力攻擊鎮遠一號,所以鎮遠一號靠上碼頭之後,就熄火下錨,往下搬運物資了。
為了防止鍋爐和管道結垢,每次遠航靠岸之後,鍋爐工都會把鍋爐排空清洗。
船員和鏢師往下搬運物資和彈藥的時候,鍋爐工已經把鍋爐里的熱水都放空了,現在就算馬上加水,一時半會兒也燒不開。
龐大的鎮遠一號現在只能停在海面上動彈不得。
鎮遠一號剛被包圍的時候,金鵬還沒有太緊張。
因為他覺得敵人可能會用鑿子或者往海面上倒油的方式來對付鎮遠一號。
當初金鋒從東海回金川,吳王也用類似的辦法對付蒸汽船。
雖然當時沒有得逞,但是回去後金鋒也對蒸汽船進行了改造,在大船中下部的木板上都裝上了鐵板。
如果不是長時間處於火海之中,蒸汽船就可以扛過去。
可是金鵬和劉鐵都沒想到敵人會往甲板上扔火油罈子。
火油罈子里裝的都是滾油,扔到甲板上摔碎之後,周圍瞬間就會變成火海。
甲板可都是木板的,根本扛不住這個燒法。
而且鏢師大多站在甲板邊緣,一旦被火油沾上,也非常麻煩,重甲都擋不住。
就連正在控制投石車的鏢師也不得不暫時後退,以避火勢。
好在鎮遠一號提前演練過遭遇火攻的應對辦法,甲板上裝的有用來滅火的砂石泥漿。
不用金鵬下令,船員和水手迅速的展開自救,用砂石泥漿來滅火。
可是敵人實在太多了,他們前腳把火滅掉,後腳就有更多的火油罈子砸上來。
不過鏢師們也不會坐以待斃,搬來一箱箱手雷,從船上往下扔手雷。
從高處往下扔東西,總比從下往上扔省力。
東蠻人需要把木筏靠近鎮遠一號,才能把火油壇扔上來。
但是鏢師站在甲板上,輕易就能把手雷扔到十幾米外的木筏上。
隨着一顆顆手雷爆炸,一艘艘木筏被炸散架。
敵人的攻勢終於被暫時抵擋住了。
可是好景不長,敵人發現沒辦法靠近鎮遠一號,一部分木筏上的敵人紛紛從船頭取出一個造型怪異的木架子。
木架子大概半人高,結構非常簡單,就是用竹片和繩子作為蓄力結構,製作的迷你投石車。
這種投石車每次只能投擲一個火油壇,投擲距離也只有十幾丈而已,別說和城牆上的重型投石車比,連便攜式投石車相比都和玩具一般。
可是這個距離已經超過了絕大鏢師投擲手雷的距離,鏢師們的手雷扔不到那麼遠。
更尷尬的是,艦載投石車投擲型攻擊武器,可以攻擊幾百米外的敵人,卻拿幾十米外的敵人沒辦法。
鏢師們只能用手弩和重弩來進行反擊。
可是敵人卻提前準備了木板,手弩箭矢無可奈何,重弩數量又少,根本打不完那麼多敵人。
好在迷你投石車的精度不高,超過一半的火油壇都扔進了海里或者砸到了船壁上。
「快去鍋爐房問問,什麼時候可以啟動鎮遠一號!」
金鵬急得額頭青筋暴突。
副船長趕緊往船艙飛奔而去,片刻後又苦着臉回來了「船長,鍋爐里剛放了涼水進去,最快也要三炷香時間才能重新啟動!」
「該死!」金鵬一聽,氣得一拳砸在柱子上。
照敵人這個攻勢,他們很難撐過三炷香的時間。
「咱們不是有風帆嗎,升帆啊!」
一個第一次上船的鏢師着急建議。
「這艘船太重,吃水深,碼頭下邊的溝子是東西走向的,現在刮北風,升帆也走不了。」
旁邊一個老船員飛快解釋。
越靠近海面的地方,海水越淺,所以碼頭不是想修建在哪裡都可以的,要不然船還沒靠上碼頭就觸底擱淺了。
特別是鎮遠一號這樣體積大,吃水線比較深的大船,一旦被擱淺會非常麻煩。
當初之所以把城牆和碼頭修建在這裡,就是因為這裡的海面下邊是個自然形成的小海溝,一直延伸到陸地上。
運送糧草的大船可以順着這條小海溝靠近城牆。
小海溝是東西走向的,所以鎮遠一號只能往東走,要是往南的話,很快就會觸底擱淺。
而現在是北風,就算把風帆升上去也走不掉。
「那可怎麼辦?」新上船的鏢師急了。
「我也不知道。」老船員一臉絕望地搖頭。
別說他們,就連金鵬劉鐵和跟着出來的田先生,一時之間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
「鐵子,估計鎮遠一號走不掉了,你快多喊點人過來,儘快把船上的物資搬下去!」
金鵬臉色蒼白道。
他已經看到甲板上有兩塊木板被燒穿了,下邊的艙室也已經被點燃了。
大火已經開始從內往外燒了。
再這麼下去,鎮遠一號根本撐不到蒸汽機啟動,就會被燒毀。
金鵬臉色蒼白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愧疚。
他是鎮遠一號的船長,比任何人都清楚鎮遠一號的重要性。
它不僅是重要的戰略武器,還是金鋒建造的第一艘蒸汽船,帶着金鋒從東海殺回金川!
可是這麼重要的戰艦,卻毀在他的手裡。
想到這裡,金鵬便羞愧難當,恨不得抽刀自盡!
但是畢竟是經歷過戰火的老兵,知道自盡沒有任何意義,只能儘可能的想辦法把損失降到最低!
其實不用金鵬提醒,田先生早就意識到事情已經無可挽回,剛才已經派人去瓮城叫人了。
劉鐵也安排城牆上的投石車調轉方向,盡量攻擊海面上的敵人。
等瓮城的鏢師跑過來,鎮遠一號上的火勢已經開始蔓延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