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科幻›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

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顧寧願薄靳夜

標籤:
科幻小說《財閥的小撩妻,帶三個祖宗回來了》,現已完結,主要人物是薄靳夜顧星寒,文章的原創作者叫做「顧寧願薄靳夜」,非常的有看點,小說精彩劇情講述的是: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從此身敗名裂,還被顧家驅逐。 五年後,她帶着三胞胎回歸,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 誰知,顧寧願扭頭,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 眾人驚掉下巴,直呼薄家那位眼瞎。 後來,顧寧願馬甲掉落……天才神醫、神秘組織老大、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驚掉無數人眼...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16:2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不過她並不感到抱歉。
她動了動嘴角,一字一句道,「宮允菲,你現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是一個成年人,成年人就該為自己的過錯付出代價,你對我做的事情,你自己心裏清楚,既然敢做,那就要敢認,也要做好承擔後果的準備,這就是你應該付出的代價,
我不認為,我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我也不認為,宮非玦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夠好,或者有什麼過分的地方,如果,你有一絲一毫的悔改之心,我想他應該也不會,就這樣把你逐出家門,
不過看你現在的樣子,也就知道,你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為自己做過的錯事反思過,也沒有為自己做的錯事覺得抱歉,現在你不僅沒有悔改,反而還助紂為虐,繼續做盡惡事,你真是無藥可救。」
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表情平靜,眼神里有幾分悲憫和可憐。
宮允菲頓時被這個眼神激怒了,完全沒有形象的大聲厲喝起來。
「你給我閉嘴!」
她的雙眸瞪的滾圓,渾身都在顫抖,臉色脹得通紅,一路紅到了脖子根兒。
「賤人!你把我害到如今這個地步,你現在還有臉在我面前說教?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這個賤人!我失去了所有!我怎麼可能會放過你,我這輩子就算做鬼,也不會讓你好過的!哈,今天就是你的報應!」
說完,她扭頭瞪向羅煌,「你還愣着幹什麼?看戲嗎?還不趕緊,讓你的人動手!」
她的話音剛落,嘯風突然冷聲道,「我看誰敢!」
這時,兩人的視線才向他投去。
羅煌不禁冷笑一聲,「怎麼?就憑你一個人也想阻擋我,簡直就是螳臂擋車,不自量力!」
他立馬吩咐自己手下的人,「活捉顧寧願,抓到的人有賞!」
須臾,那些人移動起來,紛紛朝顧寧願逼近。
見狀,嘯風緊緊擋在顧寧願的身前,和他們纏鬥起來。
可對方到底是人多勢眾,嘯風的身手即便再好,也漸漸落了下風,變得力不從心。
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絲毫放棄的意思,依舊死死的擋在顧寧願的身前,絕不讓任何人觸碰到她。
顧安蓉也和顧寧願縮在一起,簡直害怕得要瘋掉了。
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整個人都是懵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可即便人已經處於快要崩潰的狀態,她卻還是出於本能,下意識的護着顧寧願。
現場混亂不堪,形勢漸漸開始失控。
那些人似乎也沒有想到,嘯風的身手,竟然能夠這樣好,雖然佔據了優勢,卻久攻不破。
見狀,宮允菲不僅不着急,反而還在一旁冷嘲熱諷,落井下石。
「羅煌,不是我說你,你的這些人手這麼多,居然連一個人都打不過,這也太弱了吧?怪不得古武工會一直都不重視羅家,就憑羅家的這點兒本事,還不夠給我們宮家提鞋的。」
羅煌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好不熱鬧,回頭瞪了她一眼,表情不善。
「少在這裡冷嘲熱諷,別以為你有比我高貴到哪裡去,即便你之前是宮家的人,又如何?現在還不是被宮家丟棄在外的喪家犬?不過靠着古武工會的接濟,勉強過活,你有什麼資格在這我面前叫囂?若是你再敢多說一句廢話,我現在第一個,就先把你收拾了!」
雖然羅煌和宮允菲是一起行動,可這兩人早就互相看對方不順眼。
如今逮到單獨行動的機會,羅煌要是真的在這裡對宮允菲動手,回去之後,古武工會也必定不會追究。
宮允菲咬了咬牙,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
羅煌不再搭理她,扭頭看向嘯風,見他仍舊頑強抵抗,臉色陰沉,眸光陰鷙。
他突然一聲令喝,「還糾纏什麼?還不趕緊給我弄倒他!」
話音落下,有人立刻反應過來,從懷裡掏出了一個什麼東西,對着顧寧願幾人就是一吹。
霎時間,白色的粉末,立刻飄散在空氣中。
顧寧願第一個反應過來,連忙捂住口鼻。
可為時已晚!
迷藥已經在呼吸之間,進入了他們三人的體內,很快就起了作用。
嘯風先前還能筆直的站着,可不出一分鐘,人就變得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顧安蓉沒有經歷過這些,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吸入了大量的迷藥之後,很快就暈了過去。
顧寧願經常研究藥物,聞各種藥物,所以對迷藥還是有一定的免疫,可她到底沒能立即反應過來,吸入的量也不少,身子也變得軟綿綿的。
現場立刻呈現出一片詭異的安靜。
羅煌見狀,突然擰笑了一下,走了過去。
他先朝倒在地上的嘯風踢了兩腳,又朝顧安蓉踢了兩腳,見他們都沒有反應,隨後又踹了踹顧寧願。
顧寧願也是一點反應都沒有,臉色煞白地閉着眼睛。
羅煌很是滿意,冷笑連連。
「嘖嘖,我還以為,這小賤人有多大的本事,原來不過也是個沒有的廢物點心,一點兒迷藥就能弄倒,早知道,我就不費這麼大力氣了。」
宮允菲樂見其成,卻還不忘在嘴上損他。
「那隻能說明你蠢,放着這麼簡單的法子不用,偏偏要捨近求遠,還浪費了這麼多時間,險些壞了我的好事。」
羅皇不耐煩地瞥他一眼,眼神陰沉。
「你不說話會死嗎?」他的語氣不怎麼和善,帶着些許警告的意味。
宮允菲聳聳肩,不與他計較,看了一眼時間,說,「行了,按照我們之前商量好的,現在把這個賤人交給我。」
羅煌拿舌尖頂了頂上齶,痞里痞氣的哼了一聲。
「行啊,交給你是可以,不過你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別把她弄死了,她最終,是要死在我的手上的。」
說到這兒,他又獰笑了一下,滿臉都是不懷好意。
「既然她已經落入到我的手中,那我可不能浪費了這麼好的機會,必須得好好享用享用,我倒是要看看,能讓宮非玦這麼喜歡的女人,是何滋味。」
聞言,宮允菲皺了皺眉,突然生起一股怒火。
「拜託,你不是吧?這麼低級趣味?一個已經結過婚的女人,還生了三個孩子,你也感興趣?都已經被人玩爛了的爛貨罷了,你想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至於?」
羅煌挑眉,「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我就是好奇,宮非玦究竟喜歡她什麼……」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