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黑毛衣l

標籤: 李睿哲 柳下緒 靈異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是作者「黑毛衣l」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靈異,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李睿哲柳下緒,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楠木溝,牯牛上上下下來回不下百次。
一次,腳似有千鈞重。
走都走不動。
「需要爺給你鬆鬆筋骨?」
夜七冷聲問,那把匕首又往前靠了靠,牯牛已經感覺到皮破了。
「走,爺,小的走,這就走。」
這叫啥?
讓你做人你不做,要去做匪。
天堂有路你不走,偏要下地獄,少不得成全你。
不過,夜七也得到了消息,楠木溝有一千多號人,當地百姓大約有五六百人,其他的人都是楚大爺帶來的,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
只不過,和百姓的區別也是很明顯的,他們有身手在而且眼神很冷,大家都說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匪,肯定是殺過人的。
而這些百姓,並非什麼受災受勞的。
皆不過是因為好吃懶做不勞而獲,又或者是被人許以了什麼好處才拉進去的。
牯牛就是被表兄帶去了。
說是可以發財。
等到了山裡才知道是做強匪。
但是,上山容易下山難。
再加上,給他們畫了不少的餅。
可以自己帶人來參加,喊了五十個人來就能當小組長;或者有本事,打得贏五十個也能當小組長。
牯牛在老家的時候就是力氣大的,打架什麼的自然不在話下。
這才拿下了一個小組長。
而且他擅長拍馬屁,所以連楚大爺都知道這麼一號人物的存在。
又因為是本鎮的人,搞朱家院子才會讓他帶隊。
結果,他娘的,栽得這麼慘。
更讓他想不明白的是這夥人居然還想去山裡打劫楚大爺不成?
你見過被搶未遂反向操作的人嗎?
他可是看清楚了,眼前這個拿匕首比着自己的混蛋穿的就是耗子的衣服。
他們換下了兄弟們的服裝,就是想摸進山寨去。
才二十多號人,居然想摸進山寨搞事。
誰給了他的膽子!
這一夥,到底是什麼人!
太他娘的邪門了!
「頭兒,有情況!」
關大突然喊。
什麼人?
冷不相的,一隊人馬也出現在了林子里。
夜七……
突然吹起了口哨。
沒想到,對方也有人吹口哨。
對上了!
很好!
兩對人馬相視一笑。
原來,這是馬洛林親自帶隊的,也是二十多號人,穿得是當地百姓的衣服。
關大接過了夜七看護牯牛的責任,夜七落後幾步和馬洛林低聲說了個大概。
馬洛林大驚,果然,這一伙人居然對主子爺下手了。
幸好早有防備。
這一次,他們就協手合作,一鍋給端了。
馬洛林原本想要將楚大爺直接搞了,沒想到夜七這邊還說要留着,而且是主子爺的意思。
好吧,聽從安排。
原本二十多人進去挑窩子有些冒險,如今五十來人,勝算增加了一大半。
夜七是深深的知道馬洛林帶出來的人,那可真正是以一當十的。
不過,還是得分工明確。
為了能保證這次任務的順利完成,馬洛林和夜七跟着牯牛後面,這樣才能記着楚大爺,機會才多一點。
「什麼人?「
「是老子,牯牛!」
牯牛能完整說完這幾個字也是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
聲音里明顯的帶着顫抖。
「什麼玩意兒,不是讓你去端朱家院子嗎?」
「出事了,那家院子的人不簡單,六個兄弟被捉了,趕緊的,我要找大爺。」
牯牛心裏其實是慌得一逼。
他知道擺在自己面前的路都是一個字死。
左右不過是時間和死在誰手裡的問題。
不帶回來,立即死;帶進來發現了或者這一伙人事敗,自己被楚大爺搞死。
沒辦法啊,誰讓他出賣兄弟。
可是,能有一線活着的機會,他也不願意放棄。
賭一賭吧,就賭這一伙人真的能耐,能搞翻楚大爺。
他們說,只要自己立了功就放自己回家了。
楚大爺這邊是一旦上山就和家裡脫離關係,不得聯繫,否則就要被點天燈。
這一點比楚大爺還好。
「你狗日的,怎麼回事兒?」
很快就有人前來接應。
見他身後果然只有二十來人了「你怎麼這麼笨。」
「不是我笨,是那些人真的不一樣,快點,我有很重要的情況向楚大爺彙報。」
那着急的模樣,讓關大都有一瞬間的恍惚。
這混帳莫不會真的賣了自己一行人吧。
不過,等會兒見着楚大,夜七和馬洛林就會左右一併而上的。
這一點,他們已經達成了共識,主要是這個楚大爺身份夠重,有大用,所以暫且留着,其他的,死也就死了。
很快,楚大爺聞風而來。
「怎麼回事兒」
「大爺,大爺,那外鄉人不好惹啊……」
牯牛也不是一個傻的。
這會兒直接跪下。
關大抵在他腰上的刀瞬間就收回了袖籠里。
「怎麼回……」
還沒來得及問出來,夜七和馬洛林一左一右一躍而起。
「有刺客,快,保護大爺!」
可惜,他們還是晚了一點。
就瞬眼的功夫,楚大爺身邊的幾個得意將領和護衛全都變成了一堆的屍體。
夜七將匕首抵在了楚大爺的下巴上。
「讓你的人住手,否則,老子不介意這裡血流成河!」
馬洛林的人殺起人來比自己這邊的還厲害,真正是手起刀落,一個一個的像切冬瓜似的。
「都停下。」
楚大爺也怕死啊「好漢饒命,好漢,你們要什麼都好商量,咱們不要刀劍相見。」
屁話!
這年頭,比的就是刀劍快。
「好漢,敢問遵姓大名,為何來我楠木溝、」
看着面前早已嚇得面如土色的牯牛,突然間回過神來「你們是那位老爺的人?」
尼瑪,這是惹上了什麼樣的煞神?
狗日的,還是牯牛帶的路!
這個混蛋王八糕子,非剝了他的皮不可。
「算你聰明!」
「他聰明個屁,連我們爺都敢惹!」
夜七和馬洛林一唱一和,心裏卻總算是安穩下來了。
這一戰,成了!
「敢問,貴府老爺是?」
「江湖上沒有名號的,老爺說了,我不惹人,惹也別惹我,既然敢惹,就得付出代價。」
狗日的耗子,還說是肥羊。
這哪是肥羊啊,分明就是狠狼!
這一次,栽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